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同床

重生娱乐圈:霍少,强势宠!

伍曳 著

连载中免费

复活?许辞月大约也没想起这种事情会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被被朋友设计陷害,为了不被污辱,她宁愿可以选择自杀身亡,却出乎意料的复活到另一个名叫许辞月的姑娘身体中。两个许辞月居然但是好痛!。……

免费阅读

出了饭店,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今天晚上的温度有点低,空气里满是呼啸而过的风声。许辞月穿了一件露肩的长裙,在室内的时候显得极为优雅迷人。可到了室外,被寒风一吹,她就冷得直打哆嗦了。

“阿嚏——”身体一抖,许辞月哆嗦着打了个喷嚏。于文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关心道:“许姐,你忍着点,我带了外套,就放在了车里,一上车就你就赶紧披上。”

许辞月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明天剧组就要正式动工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她绝对不能掉链子。

上了保姆车,于文把车门一关,车里的空调瞬间让车厢内这方小天地变得温暖了起来。她冲着司机喊道:“小刘,开车吧。”

发动机一响,保姆车就这样行驶在了夜色里,不一会儿,就混进了人群中。

保姆车里很热和,许辞月不想再披外套。可任凭她再三推拒,于文还是把外套给她披上了。她绷紧小脸,认真道:“许姐的身体金贵,可不像我的身体这么抗冻,所以要穿得保暖一些才行。”

看出许辞月想把外套拿开,于文眼珠一转,搬出来老板霍君泽,道:“霍先生也不会愿意看到你着凉的。”

是的,于文知道霍君泽和许辞月有关系。不过因为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内情的缘故,所以霍君泽的举动落在于文的眼里就被她视为是对许辞月的讨好。

霍总这样的人真好啊,人长得又帅,还有钱,最重要的是还不会以势压人。

霍总的这幅架势分明是在好好追求许姐啊,如果许姐最后能和霍总幸福的在一起,那就真的是小说一般完美的结局了。想到这,于文在心里做捧心状。

一看于文精彩的表情,许辞月就知道这姑娘又在脑补些什么了。不过她没有于文那么大的脑洞,不知道她已经开始脑补自己和霍君泽在一起之后的生活了。

提到霍君泽,许辞月握着外套的手犹豫了一下,没再拒绝。

将衣服盖在胸前,背靠在柔软的靠垫上,许辞月紧绷的心一下子放松了,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下沉,眼前于文的脸也变得模糊起来了。眼睛一闭,她沉沉的睡着了。

“北方的天气就是不好,不过十月份就这么冷了……”于文还在嘟囔着抱怨,转头一看,却发现许辞月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于文自觉的噤了声,许姐今天好像很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保姆车到达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别墅里的灯还亮着。

听到车熄火的声音,客厅里等待着的霍君泽眼睛一动,知道是许辞月回来了。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见她,略微犹豫,他走出了别墅。

霍君泽刚一出来就被于文注意到了。她眼前一亮,连忙上前道:“霍总好。”霍君泽面色冷淡,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于文见状也不在意,霸道总裁从来都是只对女主角温柔的!不过想到车里沉睡的许辞月,她的语气弱了下来,道:“许姐今天好像有些累了,刚离开饭店,就在车里睡着了。”

话音刚落,霍君泽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他停下脚步,问道:“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一看见霍君泽皱紧的眉头,于文就被吓了一跳,她条件反射般的低下头,一刻也不敢犹豫,直接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听完于文的叙述后,霍君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问道:“所以她是在去和江毅告别之后突然变得情绪低落的?”

“嗯,好像是,不过也可能还发生了别的什么事,那时候我待在包间里,没有跟在许姐身边。”说到这,于文有些心虚,明明走之前霍君泽是叮嘱她一定要待在许辞月的身边的。

注意到了于文的心虚,霍君泽没有在意。许辞月是一个个体,于文就算盯得再紧,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她的身边。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霍君泽的眉头稍微松了些。他没有管于文,径直走到车旁,弯下身,把车后座里睡得正熟的许辞月给抱了起来。

“唔嗯~”睡梦中许辞月感觉到环境变了,不安的嘟哝了一声。

见状,霍君泽停下了脚步,他调整了一下抱着许辞月的姿势,发现怀里的人跟只小猫似的,微微翻了个身,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后才重归平静。

霍君泽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已经勾了起来。他转过身,放低声音,说道:“明天你们不用来接她了,我亲自送她去片场。”

原本站在旁边装作不存在的于文见他转身立马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却没想到竟然听到了霍君泽不同于平时的,温柔的声音。

于文有些好奇霍君泽此刻的表情,她悄悄的抬起头,却发现男人已经推开了别墅的门,抱着怀里的人,走了进去。

这幅姿态,落在于文眼里,就像是骑士披荆斩棘后,抱着沉睡的公主,回到了他们二人的城堡里。

“骑士”霍君泽抱着怀里的“公主”上了二楼。他刚想把许辞月送回她的房间,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许辞月卧室的钥匙。

按理说,身为别墅的主人,霍君泽应该有着别墅里所有房间的钥匙。可许辞月住进来之后,为了防止她误会自己别有居心,霍君泽就把许辞月住的房间的钥匙给了她,并且当着她的面,销毁了备份的钥匙。

做出这件事的时候霍君泽是没有想过还有几天的这种情况的。

看着怀里沉睡的人儿,霍君泽知道最好的做法是把她抱到别的客房里睡,反正别墅里的房间那么多。可不知怎么的,一个念头却在他的心里盘旋不散。

就这样站了一会儿,霍君泽的眼神一暗,转过身走向通往三楼的楼梯,他的卧室,就在三楼。

拧干毛巾,霍君泽笨拙却又小心翼翼的为许辞月搽脸。这还是霍大少二十几年的人生中,第一干这样的细活。

不过因为业务不熟练的缘故,怀里被伺候的小人儿不时的发出不舒服的哼哼声。霍君泽只能无奈地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轻手中的力道。搽脸这件小事,硬是被霍总裁耗了十来分钟。

放下毛巾,霍君泽累得只想躺下,感觉比开了两个小时的会议还要累人。

不过看着床上蜷缩着的许辞月,一种奇异的情绪却在霍君泽的心中滋生了,他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这熟睡中的女人给戳中了。

躺上床,将灯灭掉。霍君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许辞月拢在了怀里,感受着怀里的热度,他的心平静下来。

“晚安,好梦。”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