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30逃跑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我跟你说小利,你挣那点钱可没有人家刘军多呀,人家这几年买卖做的好啊,楼房平房都有了”小舅妈实在人说实在话,语气也是杠杠的,夸赞人家好像夸赞自己的儿女一样,她对郝利说的是郝利二舅家的女婿刘军,也就是郝利的哥哥方立伟的姐姐方立娟家,当然也是郝利的姐姐,她们家在绥化市场里面做的是熟食批发的生意。

“哈哈,小舅妈,我从国外才挣了几个钱回来呀,我能跟刘军大姐夫比吗?也比不起呀,再说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呗,比啥呀”郝利笑着说,其实他知道人家这几年真的是没少挣钱根本没法和人家比。

“谁说的,跟谁比呀,要比的话,谁也赶不上俺家方慧呀,房子好几套就等着拆迁给钱了”三舅妈一项的好抢占风头她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别人忽视呢,她的女儿嫁到了哈尔滨郊区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家境确实比较殷实有几套房产,据说那里要修建机场这几套房产被占用拆迁后会给一笔可观的补助款的,为此三舅妈是骄傲的高高在上的仿佛拆的是她的房子是给她钱一样。

“哈哈,三舅妈我可不敢和我小妹方慧比,也不能比,她婆婆家的这几套房子拆迁了,肯定能给我小妹分一些钱吧”郝利无奈地笑着,他自己很明白自己挣这点钱真的什么都不算。

“小利,我跟你说,对你王姨好的男人很多,你王姨我就是腿脚不好,我腿脚要是好的话谁都不行,早都不跟你王姨夫俩过了,早就和他分道扬镳了”王秋菊看了看在坐的老舅妈三舅妈周曼云和郝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这个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的老公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山东人,当时身无分文的娶了王秋菊,为此这是她一个瘸女人的骄傲。

“我去,他爸爸的,男女问题也是炫耀的资本呀,这还没喝呢就吐真言了“在两位舅妈分别帮人家帮自己的儿女炫耀完的时候她居然整出了男女问题家庭问题啦,这令大家很突然很惊讶,也把郝利雷的是糊吧拉肯的。

“那你就走呗,谁也不拦着你”小舅妈快人快语,接过话茬调侃着她。

“就是嘛”三舅妈也来煽风点火她属于看热闹不怕事大,郝利和周曼云什么都没说也说不明白。

“谁走啊,我走啥呀,我这的房子也要拆迁了,也要给钱啦”原来王秋菊也是有资本的,所以才肆无忌惮呀。

王秋菊和郝利的小舅妈算是郝利和周曼云的中间介绍人,从未来老丈人家回来以后郝利带着周曼云挨个舅舅家窜了门,这是最后一站来到了介绍人家,小舅妈三舅妈和她相处的还不错被她叫来算是来作陪的……。

……

正月十五已经过去了,十六了妹妹郝月和女朋友周曼云都去上班了,郝利游走在哈尔滨的街道上看到繁华的一切,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让郝利感觉到好像哪里都是压力,究其原因就像他对周曼云的姑爷说的一样他自从回国以后看到国内发展的太快了比塞浦路斯发展的快多了,他跟不上了他好像跟现实脱节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

汽车上那位大叔说的很对第一次去老丈人家就像是一场考试,因为郝利的过分认真对待却把自己搞的很紧张,其实最终的结果郝利是令老丈人一家所有考官都是满意的,但是作为考生的他不这么认为,郝利还是从大家的言谈之中给自己找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舅妈们在他面前炫耀出她们儿女的资本是那样的刺眼,虽然郝利表面上说不比较,但是内心还是较劲的,郝利感觉到那压力又从舅妈们的嘴里眼神里直接撞进了自己的心里,而且好像把自己撞的血肉模糊,所以他自己一下子失去了信心,他自己茫然了,他想躲避,他想逃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待一段时间。

来自各方的压力就像无名的大火,烧的郝利五内俱焚,外面寒冷的天气也不能让他着火的内心冷却,他不能向谁诉说,他渴望有人理解,可是没人理解,他渴望有一双温柔的手把自己的内心抚摸,他渴望有一场温柔的雨把自己内心的火彻底熄灭。

郝利漫无目的地走着,好像有什么神明的召唤郝利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火车站,这里人流传动春运已经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急着回家过完年的人们现在又都急着返回原来的城市务工去了,曾经自己不就是这其中奔忙的一员吗?郝利好像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追着人群来到了售票厅而且还不由自主地跟着排起了队,买一张票吧去一个地方躲一躲。

郝利想逃跑,可是逃跑不是去流浪,也是应该有目的地的,一边跟着排起的长队往前走一边想,最后郝利想到还是去北京吧,去他以前打过工的周经理的建筑公司,当然不是去砌墙搬砖头而是去周经理的公司食堂给人家做饭,这样既有工资又可以清净一些,郝利拨通了周经理的电话,得到的消息是肯定的,这让郝利心情晴朗了许多。

“买哪的票?”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郝利终于在一片乱哄哄之中听到了售票员不冷不热机械式的问话。

“明天去北京的有座吗?”郝利试探地问,其实这是不可能有的。

“没有,一直到20号都没有票,20号以后有没座的票,要吗?”售票员干脆地对郝利说。

“啊,再说吧”郝利无奈地离开售票窗口。

“下一位”。

郝利有些晕眩地走出售票厅走进了站前广场,挤过提着大包小裹乌央乌央的人群,走进地下商场也就是地下通道,来到了火车站对面的长途汽车客运站,他知道火车没票没座但是应该有汽车去北京的,即使没有直达的那就买到下一个城市,再从下一个城市往下一个城市走,反正是逃跑最后能到北京就行,而且坐汽车应该是有座的。

“买哪的票?”又是排了很长时间的队,郝利趴在售票的小窗口前听到了售票员同样的语气。

“明天去北京的有吗?”郝利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声。

“明天没有啦,后天的有,360一张票,要吗?”。

“不是180吗?”郝利看了看上面的价格表。

“这还是加的车呢,就这个价,要不要?”售票员不耐烦地说。

“买一张吧”郝利咬咬牙掏钱买了一张。

“有座吗?”郝利又问了一句。

“汽车怎么没有座呢”售票员把车票和剩下的零钱送出了窗口。

“哈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