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29考官来了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因为气候的原因东北的农村睡的都是火炕,每家一铺大火炕睡在上面干爽又舒适,热热乎乎就是一宿到天亮,当然火炕的缺点就是没有私密性,容易着火还不被官方承认的男女就要分开来睡了,在郝利的家里对于郝利和周曼云这两个还没有官方证件允许合法同居的人,所有人对他俩的态度都是玩忽职守的,他们甚至渎职到懒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干脆把他俩直接赶到了另一间房子里另一铺火炕上去睡了,两个人怎么激情四射的着火是没人管的,而此刻郝利睡在炕头,周曼云睡在炕梢中间隔着两位不讲情面严格执法的老火警那就是郝利未来的老丈人和老丈母娘。

“我睡炕的头,云睡炕的尾,翻覆无眠好难过,只因炕太热”其实郝利此刻难过的真不是没有周曼云陪在身边而是炕头烧的太他爸爸的热了,郝利热的思绪都跟着出汗了,郝利翻过来调过去又像烙饼一样躲避着来自火炕的过度热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张饼什么时候烙好的也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一睁眼已经是天亮了。

郝利看了看,负责任的两位老火警都已经起来了,炕梢周曼云还没有起来,散开的长发自然地趴在枕头上等待着主人的醒来,白白的肩颈让郝利有莫名的冲动,但是郝利可不敢造次赶紧穿衣服起来吧。

“起来了,小利,睡的不冷吧”老丈人端了一筐苞米瓤子进来,他往地中间烧的正旺的炉子里填了一些。

“不冷,不冷,哈哈”郝利笑着说。

“正好,这水也热了,洗脸吧”老丈人把热水倒进了脸盆里。

“小利,睡的不冷吧”老丈母娘也进来了,她好像在厨房做早饭呢。

“不冷,不冷,哈哈”郝利笑了。

“二姑娘,起来吧,你老弟去叫你三妹她们一家去了,等待会儿你老妹也得来呀”老丈母娘叫醒了周曼云。

“你睡的冷不冷啊”起来收拾被子的周曼云问了一句洗完脸刷完牙的郝利。

“我太温暖了,你撒一把孜然都能吃烧烤了,哈哈”郝利说。

“吃烧烤是没那条件了,这样吧,待会儿老妹夫一家也来了,晚上咱们涮火锅吧”正在这时候三连桥朱春光和小舅子周刚子回来了进屋了,后边还跟着周春兰和朱薇,他们的家就住在不远的屯西头。

“行,小卖店就有羊肉,待会儿我去买”小舅子说。

“还用你买啥呀,昨天晚上回去我就和小卖店订好了”朱春光说。

“吃羊肉涮锅子你们吃吧,我们可不吃”三小姨子周春兰说,郝利已经了解了老丈人老丈母娘和几个女儿还有儿媳妇都信佛不吃肉的,周曼云不吃素但是她也不怎么吃肉的。

“都替你们想好了,你们不吃锅子,吃青菜麻辣烫”朱春光想的很周到。

“谁会做呀?”周春兰说。

“还谁会做?这不是有大厨师吗?”朱春光看了一眼郝利,郝利笑笑没说什么。

“行,这事行”周春兰也是赞成的。

“大姨起来了吗?”朱薇去开炉子对面小屋的门。

“早起来了”朱红梅听到了声音从小屋里走了出来。

“饭好了,吃饭吧”老丈人从厨房拿来了桌子挨着炕沿边放在了地上。

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地吃完了早餐,姐几个分工明确收拾桌子的收拾桌子,刷碗的刷碗,还有打扫卫生的,人多好干活一会儿工夫就全完事了,老丈母娘坐在炕头,小舅子坐在中间的炕沿上,周曼云照着柜盖上的镜子梳着头,身边是她的两个姐妹周红梅和周春兰在说话,她们的旁边是三连桥的女儿朱薇,小舅子媳妇叫小波,她把孩子放在了地上看着他自己扶着墙边的立柜在走着,三连桥朱春光歪在炕梢抽着烟还扣着牙,人家是进门早都熟悉的合法女婿所以很随便不拘谨,暂时还没有合法手续的女婿郝利腰杆直直地规矩地坐在靠近门边的那把椅子上,老丈人从炉子上提起水壶泡了一杯茶水递给了郝利,郝利赶紧微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接过茶水。

“哇哇。”此刻小舅子的孩子蹒跚地走着路,头却撞到了立柜上哭了起来。

“操,你干啥了?”小舅子赶紧走过来抱起了孩子摸着他的脑袋,还阴着脸骂了一句他媳妇,好像孩子就是他一个人的私人物品,此刻他作为父亲保护儿子的欲望完全是爆棚的,这一骂也充分的显示了他在人前作为男人的威望,孩子的妈妈小波寒蝉若禁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孩子,全家人都鸦雀无声的看着这一家三口。

“哎呀,大姑父来了”老丈人这样一说,大家的目光都从小舅子一家子的身上看向了窗户外,一个老人已经走进了院子走到了门前。

“可不是咋地,我姑爷来了”朱春光说着从炕上下了地。

“你把小宝抱回咱们屋去”小舅子周刚子以命令的口气把孩子交给了他媳妇小波。

全家人都动了起来而且开门迎到了门外,把老爷子让到了炕头坐下,老爷子眼光明亮显得精力充沛,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人,他看了一下大家问了一声“二姑娘回来了”,周曼云赶紧热情地回答着,最后老爷子的目光落在了郝利的身上,郝利明白对于自己的考试还在继续,而这位老人家就是因自己而来的,很明显还是个主要的考官重量级的厉害人物。

“大姑父,这就是二姑娘的对象,这,你得叫姑爷”老丈人向老人家介绍完郝利,又让郝利叫姑爷。

“姑爷好”郝利恭敬地说。

“啊,坐吧”老人家很有派头地示意郝利坐下,郝利还是直直地坐在了靠门边的那把椅子上。

“姑爷,没玩牌呀”朱春光问老人家。

“没有,你妈说你二姐和对象来了,我过来看看”还真是老丈母娘搬来的考官,郝利觉得一定要谨慎对待。

“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老爷子看了看郝利,他还真就没问琐碎的家庭情况而是从这里开始的。

“是的”郝利说。

“老家,绥化的,是吧?”老爷子说。

“是的”。

“回来了挣到钱了,准备干点什么呢?”老爷子说。

“国内这变化太快了,暂时还真没想好要干什么呢?”郝利说的是实话,他自从回国以后看到国内发展的太快了比塞浦路斯发展的都快,他自己也是茫然的。

“听说前院的胡老三他们在安达开的修理铺可是挺挣钱的”三连桥朱春光说。

“其实呀就像我二姨她们那样到处买房子等着拆迁给补助那可是挺挣钱的”小舅子周刚子说。

“拆迁给的是多,但是回钱慢,其实开饭店还是挺挣钱的”老爷子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那,你二姨她们到处买房子也真压钱呀”老丈母娘说的也有道理。

“不是听说胡老三倒腾人家偷来的摩托进去了吗?”老丈人说。

“不是胡老三,听说那是胡老二”周春兰说。

“人就得踏实,干啥要本分,要活可以动脑筋,但是不能动歪脑筋”老爷子看着大家也看着郝利,郝利表示赞同地微笑着点点头。

“也对,还是开饭店好,这可是老郝的老本行啊”朱春光说。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聊着,大多是家长里短生活琐碎,气氛是和谐的,可以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来形容,郝利是不能放松的,也不能轻易的发表自己的意见的,每一次姑爷说的话和问的事郝利都谦虚谨慎地回答着,然后大家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了郝利的身上。

“哎,那是老妹子来啦”朱春光看着窗外说。

“哈,他爸爸的,该来的都来了“最小的小姨子周菊英终于出场了,大家的目光一下子又都看向了窗外,趁着大家向外看的时候郝利把直的板板的身姿放松一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