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28第一次登门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门口还站了两个女人,一个打开了房门一个笑着走过来接过郝利手里另外的东西,郝利猜想这两个都是不是自己未来的小姨子呢?不好猜,猜不好,来到这个地方未来的老丈人家,一切都是陌生的,郝利提醒着自己虽然不能做到像女人那样的矜持但一定要保持稳重,有时候好印象要比好长相重要多了,所以不能上前随便的搭讪,只报以自然的笑容就好了,那么答案会有人给揭晓吗?还是要靠自己观察呢?还是不得而知的,那就需要事态继续向下发展了。

“二姐,你可回来了”开门的女人微笑着看了一眼郝利又对周曼云说,郝利猜想她是自己的小姨子吗?长得和周曼云还是很像的。

“二姐,老爸老妈都想你了”另外一个接郝利东西的女人也微笑着看了郝利一眼,但是最后她的话还是落在了周曼云身上,郝利还是猜想这个是不是小姨子呢,有点不像,不管像不像郝利随着周曼云已经进了门。

两家的厨房都在这一间房里,进门左手一个酸菜缸,往里一个门,右手就是东边屋的锅台,里面靠左边是西屋的锅台,大家都走进了东屋,不用想了,此行的终点就是这里了。

开着的门里站着一个和郝利的爸爸一样年纪的人,周曼云长的很像他,郝利想都不用想这是周曼云的爸爸,也就是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一看就是个饱经沧桑的朴实的人,他慈祥地看着郝利,从炕上下来一个和郝利妈妈差不多年纪的女人,这是周曼云的妈妈,从郝利下车的一刻起,郝利就看见她从窗户里一直观察着自己,直到此刻她从炕上下来眼睛也是没离开郝利的。

郝利理解这是老丈母娘在仔细地观察自己未来的女婿,这是在给自己的女儿把关,当然了这一关郝利也会谨小慎微地表现的,不只是老丈人老丈母娘在看郝利,其实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在注视着郝利,他们像在动物园里欣赏一个奇异的动物一样看着郝利,郝利不糊涂此刻他非常的明白就是不花票钱也要让大家看个够,谁让现在和人家都不熟悉呢,这都是陌生惹的祸。

突然成为焦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让郝利受宠若惊还有点紧张,但是毕竟郝利这些年东奔西走经过了飞沙走石风吹日晒练就了一张还算厚的脸皮,再说了也不是偷东西让人抓到了,这样一想郝利就不紧张了,他大方地走上前向两位老人说了声“姨,叔,你们好”,“啊,啊,天冷吧,快脱了外衣,路挺远的,坐下吧”两位老人家也有些不自然,说的话显的有点语无伦次。

门边到炕头这有三把椅子并做一排,郝利脱去外边的棉衣交给了周曼云,然后坐在了靠在门边的椅子上回头看见炕头的炕沿上还坐着一位老人,他手里还拄着一个拐棍,他的年纪很大了,这是爷爷级别的人物,他用昏花的双眼仔细地打量着郝利,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小女孩瞪着一双大眼睛也在奇怪地看着郝利,郝利的三连桥朱春光放下东西对小女孩说了一声“大姑娘,你往里点,把你太姥爷都挤到炕边上来了”,“就是呀,大姑娘快往里点”开始开门的女人也这样说,郝利看出来了她和朱春光是一家的这是自己的三小姨子周春兰。

“小利,这是大佬爷”周曼云给郝利介绍了老人家。

“大姥爷,你好”郝利站起来微笑着向老人家问了声好,其实不用周曼云介绍郝利已经从朱春光的话里听出来了这位老人家就是她的姥爷。

“啊,天冷吧,往这边点坐着”老人家对郝利说。

“行,不冷,这就行”郝利又坐了下来。

“妈,你的病,怎么样了?”周曼云从一进屋就看到妈妈好像没有太大的事,此刻才关切地问她。

“没啥大事,心脏病犯了,都是老毛病了,不让你姐给你打电话的,怕你着急,她还是打了”。

周曼云的姐姐周红梅就站在立柜的边上看着郝利进了屋,她的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她和周曼云一起在哈尔滨的工厂里打工,这是郝利见过的周曼云唯一的家人,周刚子放下手里的东西从周红梅的手里接过了孩子,还叫了一声“大儿子”,然后倚在柜盖上看着郝利。

“周刚子,你把孩子还是给大姐抱吧,你去抱点柴火回来吧,用咱们的锅炖菜,用妈她们的锅炒菜”听到这里郝利也明白了这位是自己的小舅子媳妇。

“那我去做菜吧”周曼云的妈妈说。

“不用你,这么多人,还能用你啦”三小姨子周春兰说,看她的性格还是比较泼辣的。

“就是嘛,我们整就行了”周刚子媳妇也说。

“那小梅你也去吧,把我大孙子给我吧”老丈母娘对周红梅说。

“放炕上让他自己玩吧,看着点别掉地下就行了”小舅子媳妇说。

“朱薇和小弟俩玩”三小姨子周春兰叫她的女儿。

“老郝啊,抽烟吧”三连桥朱春光也坐在了郝利身边的椅子上,他从兜里掏出了烟让着郝利。

“我不抽烟”郝利客气地说,朱春光看郝利不抽就自己点着了烟抽了起来。

“那好像是老妹夫来了”周刚子把孩子交给了大姐周红梅刚要去外面抱柴火。

“哪呢?可不是咋地?他也知道二姐他们回来了?”朱春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看着窗外,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外面,一个魁梧的汉子走进了屋。

“老妹夫咋过来了”朱春光问进屋的小连桥,并且给了他一颗烟。

“啊,呀,二姐回来了,啊”小连桥答应了一声,又问了一声周曼云,然后又看到了门边椅子上的郝利,他向郝利笑了笑点点头但没说什么,没人介绍郝利也向他笑了笑。

“周菊英咋没回来呢?”朱春光问的是最小的小姨子。

“我这是给人家打苞米呢,从门口过进屋看看,周菊英知道二姐回来了,估计明天就的回来了”小连桥说。

“现在苞米打的不早吗?”小舅子周刚子说。

“不早了,我们屯子都有好几家打完的了,我不说了,我得走了,还等着我呢”临出门小连桥又向郝利笑了笑,郝利站了起来又向他笑了笑。

“你在这吃了饭再走呗”老丈母娘说。

“是呀”老丈人也说。

“不行啊,我这答应的活还没干完呢”小连桥边走边说。

“王富贵这回又挣住了,这一开头,打苞米的就多了”小连桥走了以后朱春光说,郝利这才知道小连桥叫王富贵。

“他们屯子还有两家打苞米的机器,咱们屯子没有正好他来干”周刚子说完出去了。

厨房里几个姐妹在做着饭菜,屋里的大姥爷和郝利聊了起来,老人家问了郝利的家里的一切情况,也就是向郝利摸摸底,郝利的老丈母娘和老丈人还有小舅子,三连桥都在一边听着,郝利很自然地一一地回答着老人家的善意的盘问。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