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21办置点年货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人都说卯子工最稀松,也就是卯子工都是干应付的活,怎么干都是在为别人干活,工头来管了就干俩下子,不管就唠嗑聊天混时间到点拿钱拍屁股走人就得了,不像干计件活或包活,计件活多干一件多挣一份钱,包活多干快干早干早完工早拿钱,所以计件活和包活好像都是在为自己干活,扫雪也属于大帮哄的卯子工,不过扫雪的还好大多数是年纪大一点的干活人偷懒的不多,他们就是想站在风里唠嗑聊天即使工头不说那冷也是受不了的,只有动一动才不会冷的,所以扫雪的工头是不怎么来监工的。

郝利干活从来都不愿意偷懒而且还很卖力,工头来不来监工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的,郝利属于不用扬鞭自奋蹄的一种人。

“哈哈,小爷们你着啥急呀,我们这些老干活的都撵不上你啦”一起扫雪的刘叔看着郝利笑着说。

“这孩子是个急脾气干活不偷懒”郝利的叔还是了解郝利的。

“天都快黑了,我想我妈了,哈哈”郝利自己开着玩笑说。

“这小爷们,什么时间呀,才早8点呀,哈哈”刘叔笑着说。

“啊,失误了,爷们,我把表看倒了,哈哈”郝利是故意的扯淡。

“哈哈,这孩子”叔也笑了。

郝利扫雪干的热火朝天还出了一身的汗,此刻看着拿到手的70块钱心里是满足的,揣好钱和叔转过主街走进一条副街此刻出早市卖年货的人们已经开始在大家清理好的街道两旁摆着将要出售的货物了,郝利和叔正好可以办置点年货拿回去。

记得几年前郝利曾经在这里和好朋友孟海兵一起出过早市卖过菜也卖过水果,在年底的时候还卖过花生,那时候两个人都还比较小,只是继承了贫苦的农民家庭的光荣传统会吃苦,但是不怎么会做生意,到头来苦还真没少吃,但是钱没挣着,最后不了了之分道扬镳了。

“这花生和瓜子都多少钱一斤呀?”郝利抓起了几个花生掰开尝了尝。

“花生五块,瓜子也五块,还有四块的”卖货的说。

“多买点,能不能贱(便宜)点呀”这是北方底层老百姓的一贯的讲价方法。

“买多少啊,早上头一称刚开胡能便宜”卖货的说。

“一样都整五斤吧”叔说。

“现在这花生和瓜子都比我和孟海兵卖的时候贵多了”郝利说。

“过年嘛,贵也是要买的”叔说的也是。

已经和妈妈说过了,今年郝利就在这过年不回爸爸那里去了,所以办置年货郝利都抢着花钱,但是叔是一个好人一个实诚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长辈,郝利在他面前是小辈能在他这里过年他是不希望郝利花钱的,他不希望郝利花钱郝利还偏要花钱,就在卖货人的注视下郝利和叔撕撕吧吧地争抢着付钱,“唉,爷们,你还是让小的花吧,这年头能主动抢着花钱的小的不多了”最后还是卖货人说了这一句,叔不再为花钱而挣扎了,这也就成全了郝利花钱的愿望。

“这花椒面纯不纯啊”叔走到了调料的摊位前问摊主,还抓起一点用鼻子闻闻。

“纯,嘎嘎纯,没有比我这花椒面纯的了,你看看这都是现磨现卖的”摊主义正言辞地夸赞着自己的货品。

“来十块钱的吧”叔说。

“少了吧,爷们,大过年的,你得包多少饺子呢”摊主说。

“不少了,不能都放花椒面呀,还得放点肉和菜呢”叔还挺幽默。

“好了,十块钱的,高高的”摊主把花椒面包好装进了塑料袋交给了叔。

这一次郝利没有和叔争抢着花钱,郝利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为一点小钱而大打出手,他要忍着伺机而动,他提着两袋子花生和瓜子跟着叔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每一个摊位前,此刻他和叔就像两个阅兵的统帅接受着路边的摊主们热情的致敬,其实就是摊主们的热情的召唤,当然在这死冷寒天里谁的热情都不是白给的,召唤的最终的目的就是郝利和叔兜里的钱。

“这对联多少钱一副?”叔蹲下了身子看着地上摆着的对联。

“大门的5块,这小的2块,福字有两块的一块的”摊主赶紧热情地介绍着。

“一个大门,两个小门,三个福字,还有挂钱”叔算计着。

“叔,这个回去,我自己写呗”郝利还是喜欢信手涂鸦的整两笔的。

“写的多费事呀,再说了买来纸笔的钱也都差不多了”看叔说的有道理,郝利再没有说什么。

郝利还是没有花钱,任凭叔肆意而为的花吧,他只有默默地跟在叔的后面看着叔相继的又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有一盒虾片两盒春卷,二斤粉丝,不带壳的花生二斤,黑的木耳,白的银耳,紫菜,还买了一把捞饺子用的不锈钢的笊篱,和一条窗前悬挂的碎花一样的组灯和一个大大的红灯笼等等。

“唉,叔,咱们过年的水果不是还没买嘛,你看那不是一个水果店嘛,咱们搬点水果回去吧”郝利终于发现了可以出手打击的目标了。

“买是没买呢,但是也不能在这买呀”叔有些为难地说。

“哪里买,不都是一样买吗”郝利疑惑地看着叔。

“那可不一样,这里买多贵呀,我都想好了咱俩回去,借个三轮车到水果库去批几件回来”看来叔对水果的事情已经早有打算了。

“骑三轮去道外果库啊”郝利问。

“没有,不在道外啦,现在果库搬家了,过了小屯,就在屯子上面,离屯子不是太远”叔用手比划着和郝利说。

“你们那屯子上面不是二火葬吗?搬那去啦,那火葬场呐?听着可是挺吓人的呀”郝利惊奇的问。

“没有,绕过二火葬才是呢”叔说。

叔说不远,其实也不近,绕过了二火葬还要走很远的一段路呢,在平常郝利也不会觉得怎么样的,关键是今天郝利扫雪也出了一大把子的力了,去的路上郝利骑着三轮车带着叔走,虽然其中叔也蹬了一段路但是唱主力的还是郝利。

在水果库郝利主动地坚决的花了钱,没有给叔一点回旋的余地。

“叔,这回年货都办置的差不多了吧”郝利一边拉着三轮车一边问后面推车的叔,两人都累了也骑不动了。

“还有鞭炮没买呢”叔的心里还是真有数的。

“不对吧,我记得还有糖块也没买呢吧”郝利说。

“有你妈在,过年还能不买糖块呀,早买了,都吃上了”叔说。

“哈哈哈,我再买一些”郝利笑了,他知道妈妈喜欢吃糖。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