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家的人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时光总是匆匆而去,今天的分别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聚,这几句酸词在郝利的脑子里绕来绕去没有让郝利酸掉大牙,当然心情酸酸的这也是正常的,但是要换人再换一种说法那心情就不这样了,这就好比朝鲜冷面多加点糖就酸甜适口了,老四全江肯定会说“散就散了吧,好东西吃光了谁还在这起腻”,郝利也只有说“快乐时间总是短暂的,都跑的没了踪迹”,沈有亮就会说“走吧走吧,都还想赖在这咋地?”,大哥会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也不行啊,该回家了要过年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现在就分道扬镳各走各地,老三和老四陪着郝利来见了大哥,当然他们也是想大哥的,也都是怀着一颗激动地心来到肇东和大哥相聚的,他们俩一路坐车奔绥化去,郝利和郝月奔哈尔滨。

“大哥,不用你送了”全江假模假式地把大哥按在了沙发上。

“我送送你们吧,客气啥呀?”大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真送我们呀,那别送太远了,把我们分别送到绥化和哈尔滨就得了”全江说。

“你这人就不实在,还让大哥送啥呀,大哥送完咱们,咱们还得送他,多麻烦呐,让大哥把路费直接报销了不就得了嘛,哈哈”沈有亮笑着对全江说,又笑着看了一眼大哥和大嫂。

“是呀,还是三哥干脆呀”全江似乎很佩服地说。

“行,多大的事呀”大哥才是最干脆的。

“你行不行啊,大哥,决定可别做的那么早啊,还是开个家庭会议,问问领导啥地吧,哈哈”全江看了一眼大哥身后的嫂子开着玩笑说。

“没事,别看我,我们家大事都是你大哥做主的,哈哈”嫂子笑着说。

“大哥,你们家有过什么大事吗?”全江一本正经地问大哥。

“唉,大哥就是大哥,大哥不容易呀,忍辱负重,为了兄弟们的路费竟敢违背组织私自做出这么重大的事“郝利也假装一副很同情大哥的样子。

“唉,大哥,不容易呀”全江和沈有亮也跟着郝利入戏了。

“嫂子,我们走了以后,你把我大哥跪的洗衣板垫个棉垫呗”郝利很真诚地向嫂子给大哥求了个情。

“就是,就是”全江和沈有亮也说。

“哈哈,那怎么行呢,那就不算惩罚了”嫂子笑着说。

“行了,别扯淡了,快走吧”还是大哥简单明了。

大家喜欢开玩笑,其实嫂子是个很开明的人,很爽快的人,本来大哥就不善言谈,和别人好像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只有和哥几个相聚了才会话语多了起来,他的性格正好和嫂子互补了,老人们也常说一家总会有一个能说会道和一个不善言谈的,这样才是夫妻才是今世的姻缘。

调侃了一会儿走出了大哥的家门,大哥想要送郝利他们去车站,郝利他们没用他送,大哥又把车票钱拿了出来撕撕吧吧地分别给大家往兜里揣,大家也没要,截住了两辆三轮摩托直奔车站而去。

“我们走了大哥嫂子,快回屋吧,挺冷的”郝利向他俩挥了挥手。

回家的人分了两拨,坐的交通工具也不一样,沈有亮和全江坐的是汽车先走了,郝利和妹妹郝月坐的是火车,肇东的火车站虽然小但是临近年关也是人潮涌动里里外外进进出出的人们像是被惊扰过的鱼群,买票的排成了长龙还算有秩序,好不容易买到了票进站口又挤满了人,好像平常都看不见的人突然间就都拥挤到了火车站,然后一声铃响就像有人在车站里撒了一把鱼饵,争先恐后从进站口冲出去的人群像饿了很久的鱼儿终于看到了可以吃的食物。

“唉,车票呢,你们的车票给我看看”检票员好像专门和郝利过不去一样,他拦住了郝利兄妹两个一定要看看他们的车票。

“哎呀,不是小孩子了,逃票的事已经多年不干了,哈哈”郝利笑着把两张票给检票员看了看,赶紧拉着妹妹的手向火车跑去,因为买的票根本就没有座位,完全要靠此刻的争分夺秒去抢座位。

“有案底呀,还是干过逃票的事呀”检票员很严肃地和郝利幽默了一把。

“哈哈……”郝利无奈地笑了。

车门跟前已经挤满了人,人们用力的往上挤,就像大肠干燥的人不容易排便一样,而站在一旁的列车员虽然吵吵把火的呵斥大家不要挤但是谁能听她的呀,谁不想赶紧上去占个座位呀,她已控制不住局面了,她就像肛门上的痔疮就是多余的一样。

凭多年行走在春运高峰之间积累下来的经验,郝利还是先挤了上去,但是由于检票员的短暂阻挠郝利没有抓到最好的时机只抢到了一个座位,还好肇东到哈尔滨没有多长时间的路程,虽然这火车老了点但是晃晃悠悠的两个小时也就到了,哥俩轮流坐吧。

“这人怎么这么多呀”终于上了车的郝月问郝利。

“哎呀,我的妹妹呀,没把你挤丢了,还真是万幸啊,哈哈,快,你坐这吧”郝利笑着和妹妹开着玩笑。

“就像你说的,都不是小孩子了,挤不丢的,哈哈”郝月也笑了。

“这都是哪来的人呢”郝月坐了下来。

“过年了嘛,有回家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去哈尔滨进货的,都挤到一起了”旁边一个比较熟悉情况的人说,一看这人就是去哈尔滨进货的人。

“哥,就这一个座位呀?”郝月问郝利。

“这已经不错了,你看看还有地方了吗?”郝利说。

“这火车坐的不合适了,这么挤,还不如我三哥四哥他们呢坐汽车都有座”郝月说。

“他们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了吧”郝利计算着。

“哥,你说我四哥是不是有点不高兴了”郝月突然问郝利。

“怎么说呢?”

“去他家的时候没给他家的孩子买吃的喝的,只是走的时候给孩子二百块钱而已,但是到了大哥家你又先主动给大哥家的孩子买的吃的喝的”郝月说。

“不能吧?之前咱们在他家忘了买了,到了大哥家我怕忘了就先买了”郝利说。

“但愿是我想多了”郝月说。

“应该不会,你四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郝利说。

“大哥的钱你都还完了呗”郝月又问郝利。

“是呀,从和他认识开始就跟他借钱花,一直到现在才算还清,钱是还清了,但是这情一辈子我都还不清”郝利说。

“还不清就不还了就欠着他,哈哈”郝月笑着说。

“对,就欠着他,哈哈”郝利也笑了。

车窗外的建筑物慢慢地向后移动着火车驶离了肇东火车站。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