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15最佳损友

蹲在老窝这几年

龙也 著

连载中免费

……

免费阅读

“唉呀,唉呀,好久不见了,好久不见了”老远看到郝利和郝月,老三沈有亮和老四全江就异口同声地说,郝利心情是激动地,哥们友情立马蹿到了新高度,郝利心想“他爸爸的,什么都不说了还是自己的兄弟呀”。

“你好啊,老妹,好久不见了,是呀,好久不见了,老妹”老三和老四一人拽着郝月的一只胳膊,居然把郝利晒在了一边,郝月今天也觉得很突然,当然这些伎俩和套路郝利是早已熟识的,也是早有了心理准备的,他在一边看着他俩继续嘚瑟,然后好接他俩的下文。

“这人谁呀,你认识吗?”全江爱搭不不理地看了一眼郝利又对老三沈有亮说。

“不认识,你认识吗?老妹“沈有亮也看了一眼郝利,然后故意地问郝月,郝月终于明白了几个哥们到一起总是要闹一闹的所以她笑着说“他会让你们认识的”。

“都不认识吗?那好,让你俩都认识认识”郝利上前一人给了一拳。

“这回认识了吧,哈哈”郝月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人还是不认识”全江假装很疼地捂着胸口。

“啊,那再认识认识吧”郝利又举起了拳头。

“别,别,认识,认识,这拳头我认识,哈哈”全江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认识就行”郝利也笑了。

“哈哈,我的二哥呀,终于回来了”全江笑着给郝利一个拥抱。

“冷不冷啊,小妹”沈有亮在一边问着郝月。

“还行,不怎么冷”郝月微笑着说。

“来,快让我看看吧,是不是被资本主义腐化的差不多了“全江看着郝利说。

“你看你二哥是那样的人吗?”郝利说。

“我看是”全江一本正经地说。

“这不对,哥的心里是有坚定信仰的”郝利说。

“啊,我看出来了,二哥你的内心是强大的,但外表被腐化够呛,我不得不说资本主义真坑人呀,二哥你说你要是倒了我得先扶你哪一头呢,哈哈”全江夸张地看了看郝利,调侃着郝利胖了。

“哪一头好扶,就扶那一头呗,哈哈”沈有亮也跟着起哄。

“我看哪一头都得让我累够呛”全江撇着嘴说。

“先别说我,你自己什么情况啊?”郝利问全江,其实他也胖的可以啦。

“我什么情况啊?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全江假模假式地说。

“还我倒了不知道扶哪头呢,那么你自己呢,卡个跟头这地好像都得出坑吧”郝利调侃着他。

“那我就不起来了,我睡一会儿,哈哈”全江笑着说。

“那你就得冬眠了”郝利说。

“是呀,饿了就舔一下这爪吧,哈哈”沈有亮笑着说,郝月也跟着笑了。

“我怎么看你也不像冬眠的熊啊”郝利看看全江的脸说。

“哪里不像呢?”沈有亮知道郝利要调侃全江的脸长也配合着郝利起哄。

“老兄弟,你横向发展的再快也没发展过你的脸上下行走的速度啊,哈哈”郝利笑着说。

“行了吧,二哥呀,兄弟就这点优点呀还老提呀,赶紧进屋吧,外边冷啊”全江赶紧转移了话题把大家让进了屋里。

“小家,整的还挺温馨”郝利看了看全江的小窝,到处是孩子的玩具和衣服,这一点就完全的比以前郝利和老大租住的窝多了很多家的气息。

“那是呀,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家,快坐下吧,我去倒点水”全江一边收拾了一下孩子的玩具和衣服一边说。

“哎呀,小妹,忘了给孩子买点吃的了”郝利坐下来突然想起了这事了。

“是呀,捂置那个吃冷面的给忘了,要不出外边买点回来”郝月说。

“行了,没买就没买吧,这外边挺冷的就别去了,再说了孩子暂时不在,晚上再买吧,老疙瘩也不会挑理的”沈有亮在一边说。

“女主人哪去了,怎么不在家呀”郝利问端来一壶茶水的全江。

“还没下班呢”全江说。

“那,孩子呢?”郝月问。

“让他姥娘抱走了”全江说。

“哎呀,时间可是真快呀,我们的老兄弟都当爹了”郝利说。

“那是呀,咱有儿子啦”全江说。

“有儿子就那么骄傲啊”沈有亮说。

“那是呀”全江说。

“你这属于先富起来的人,先不用烧包”郝利说。

“就是嘛,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沈有亮说。

“就你这身板还压塌炕呢,那是什么炕啊,质量太差了”全江调侃着沈有亮的身板。

“那不正好说明我不腐败嘛”沈有亮说。

“二哥,你听听他在说你腐败呐”全江拿出了他经常性的看家本事就是里挑外撅。

“啊,问题挺严重”郝利假意地配合着他,郝月在一边笑着。

“你问题严重了,老实交代吧”全江又一副警察叔叔的嘴脸。

“别给我扯这没用的,我说呀,你都准备什么好吃的了”沈有亮问全江。

“哎呀,还得吃饭呀,我把这事给忽略了”全江故意地说。

“那咋地,到你家来就给整一口水喝就得了?”沈有亮说。

“就是嘛,看看我就得了呗,我挺好的,还吃啥饭呀,我也不饿呀,哈哈”全江笑着说。

“行,你小子行,成铁公鸡了,你要真没安排,我来安排”沈有亮说。

“你怎么安排?”全江问他。

“我先给二哥和老妹炖一锅铁公鸡”沈有亮说。

“我去,可以呀,三哥去了几天国外本事长了,居然还会炖铁公鸡呢,二哥这是你教他的本事呀”全江夸张地看着沈有亮,然后看着郝利。

“我没教他怎么炖,我倒是教他怎么拔毛了,你要不要试试,哈哈”郝利笑着说。

“对啊,这个拔毛我也很拿手的,哈哈”沈有亮来到了全江面前。

“别这样,传出去多不好啊,我二哥我三哥为了让我请吃一顿饭还要对我大打出手了,哈哈”全江说。

“不是对你出手,是要给你拔拔毛,哈哈”郝利笑着说。

“别介呀,二哥,我这都光了,不就是吃点饭吗何必大动干戈呢”全江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脸无辜地说。

“哎呀”郝利唉声叹气地说。

“咋了二哥,咋还叹上气了呢?”全江问郝利。

“哎呀,这水喝的我都快尿裤子里了”郝利说。

“二哥,这可不是兄弟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家你小侄子不懂事往裤兜子里尿,你就不应该了,哈哈”全江笑着说。

“那咋整?不安排饭吃,只有喝水呗”郝利说。

“安排,一定安排,我安排二哥一条安儿乐倍爽怎么样,哈哈”全江笑着拿出了他儿子的一条纸尿裤。

“哈哈,妥了,再给二哥上两壶茶水”郝利看着他手里的纸尿裤笑着说。

“哈哈,你小子从来就没个正行,怎么说,是在家吃还是去外边吃”沈有亮笑着问全江。

好哥们好兄弟在一起,其实也是一群最佳损友,而且是损的和被损的都在心里带着一股喜悦的劲,这个劲就是最深的最真挚的哥们情义。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