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坏事连篇

权少的头号甜妻

酱酱 著

连载中免费

五年前,苏晚晚遭受车祸,失去记忆。再醒过来时,她意外发现自己惹上上了最精贵的男人权薄言!他说:“你想的,我都要给你。乖乖的地呆在我身边,哪里也千万别去。”当狼披起羊皮,温“苏晚晚。”低沉冷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晚晚回头,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看着她的权薄言。。……

免费阅读

在领回来苏晚晚之后,没有什么事情让苏晚晚留下心理阴影,但是至于有什么脑部伤害,权薄言倒不怎么知道。墓地,他似乎想起什么。

“她以前好像失忆了,只有名字的记忆。”权薄言眼前一亮,立马说。

“这就对了,先忆肯定是因为受到了什么伤害,这种情况属于失忆后留下的后遗症,按照这种情况来说,应该是有恢复的预兆了。”专家一脸严肃地开口道,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拉着脸的权薄言。

“那会不会有什么伤害?”权薄言看着苏晚晚,搂地更紧了,再转头等待专家的回复。

“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什么伤害,但是现在的记忆可能会丧失一点,主要还是看她的体质。”专家揉了探太阳穴。

“谢谢专家。”权薄言扶着苏晚晚走出专家室,扶回自己的病房内,让出病床给苏晚晚,说到底还是苏晚晚劳累过度,

权薄言伸手看了眼表,正是中午十一点了,心想着待会苏晚晚会饿,拿起手机就去帮苏晚晚买饭了,将苏晚晚一个人留在病房。

在权薄言住院这一个星期来,陆泽岸一直在悄悄跟着他们。恰好碰到权薄言离开的最好时机,他偷愉溜进病房内,看到睡熟的苏晚晚,走到苏晚晚身后隔着被子摸了摸苏晚晚的肩膀。

“小晚晚,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他满眼放光地看着苏晚晚,陆泽岸知道苏晚晚不喜欢他,却仍旧对她很好,他始终相信苏晚晚一定会看到他的真心。

想着想着,陆泽岸渐渐低头,准备吻她脸颊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什么,停了下来,随后慢慢起身,离开了病房。

他刚走出走,没过几分钟,权薄言就进来了。他手中提着两份外卖,放在桌子上之后,把苏晚晚喊醒了,紧接着打开盒饭,准备去喂苏晚晚,苏晚晚面部羞涩地低下头,低喃:“我自己来吧。”

权薄言不松手,非要亲自喂苏晚晚,不肯罢休的样子,苏晚晚这才屈服,任由权薄言一口一口地喂她。

“刚刚陆泽岸来了吗?”正在埋头吃饭的苏晚晚微微一怔。

“没有啊,怎么了?”良久,苏晚晚继续嚼着口中的米饭,两眼直视着权薄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权薄言摇了摇头,想着可能是最进过于疲劳看错了。

刚刚在权薄言快要走进病房时,看到一袭黑色西服的男子从这个方向离开,权薄言以为是陆泽岸。但问过苏晚晚后,才估计自己可能是真的但过于劳累了,才误认为是陆泽岸。

“没事,快吃。”权薄言咧起嘴朝苏晚晚笑,医生说现在尽可能地不让苏晚晚受什么刺激,不然容易对脑部造成较大的伤害。权薄言听了医生的话后,对苏晚晚更加宠溺了。

“权总,我马上就要毕止了,但是老挂科,你这样一直不让我去学校,到时候还得留校,拿不了毕业证。”苏晚晚一脸埋怨,她已经接连好几个星期没有好好上过课了,每天不是这种事儿,就是那种事儿,三番五次生病。

“有我在,你能毕业。”是啊,只要有权薄言在,什么才算难事呢!

权薄言喜欢苏晚晚,从未有人知道,包括苏晚晚也并不知晓。

下午的太阳好像更加焖热了,今天刚好是两人出院的时间。林小芙特意请好假来医院接苏晚晚出院。当看到林小芙后,苏晚晚抱了上去:"小芙?你怎来了?”两人谈话谈的热火朝天,丝毫没有管一边的权薄言,权薄言看着林小芙,一脸嫌弃。

见两人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权薄言则使劲咳嗽,想引起苏晚晚的注意,但一点作用都不起。

“小芙,既然你都请假了,不妨去我家,正好我有时间,一起去逛街。”没等林小芙答应,苏晚晚就一把将她拉进车里了。

车内有点热,即使开着空调,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一丁点的凉气,权薄言貌似看穿了她的小思:“心静自然凉。”

气氛略有点尴尬,林小芙偷偷贴在苏晚晚耳边:“我跟你说,学校最近有了一个传言,特别可怕,你想不想知道?“

“好啊好啊!”一听说这种灵异的可怕事件,苏晚晚就心血来潮。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在医院里面,都快要与世隔绝了,好不容易有了点新鲜的故事,苏晚晚一定不会错过。

两个人互相靠了靠,开始窃窃私语,说了些什么权薄言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横竖看不惯林小芙。

权薄言一下子将速度加快,被苏晚晚训斥一番:“你是不是还没长记性?”苏晚晚将头伸过去,瞪大眼睛盯着他。

听了这话,权薄言又重新放慢速度。他想起医生告诉他,苏晚晚不能受到刺激,为了保证车内人的安全,才好好开车。

三人起回到权家别墅内,玩到很久才纷纷睡下,林小芙同苏晚晚相拥而睡。

苏晚晚做了个梦,在梦里,梦到许久未见的母亲,她还梦到梦里的她,被完全宠了公主,拥有天下最好的父母,可是一切都在因亲离开后发生了变故。一夜之间,变得和孤儿没有区别,失却了母爱,同时也失去了父爱。她的爸爸带回来的女人,将她看待成保姆,每天打骂她,蛇蝎一般心肠的姐姐也抢走了她所有东西。

“不要!”苏晚晚摇着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然后猛地坐起来,她摸了摸眼角,湿湿的,哭了,她被噩梦吓哭了。

相同的方式,相同的场景和相同的人在她脑子里浮现了好多次,没有预兆的出现,她控制不住去想。

低头,看到林小芙没有一点动静,她推了推林小芙,依然没有动静。苏晚晚转头轻叹一声,只好放弃。整晚,她却难以入睡。

苏晚晚自己来到客厅,将所有灯都打开,坐在沙发上,看了一整晚的电视。剧中,狗血的剧情仿佛出现在她身上一样。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