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再次翻脸

权少的头号甜妻

酱酱 著

连载中免费

五年前,苏晚晚遭受车祸,失去记忆。再醒过来时,她意外发现自己惹上上了最精贵的男人权薄言!他说:“你想的,我都要给你。乖乖的地呆在我身边,哪里也千万别去。”当狼披起羊皮,温“苏晚晚。”低沉冷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晚晚回头,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看着她的权薄言。。……

免费阅读

“她就是个被包.养的人啊?”一个看热闹的同学斜眼看着苏晚晚。

“嘘,人家可是有权氏撑腰的,你可别让人家听见了。”另一个同学赶忙提醒。

说时迟那时快,苏晚晚恰好听见。

但她行动不便,只好任由别人说她。

多么肮脏的语言,她都听到过,习惯了也就好了。

林小芙也是胆小怕事的人,见到这种情况,她选择闭口不言。

尽管苏晚晚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也不愿惹祸上身。

今天的天气,似乎比往常的要热些。

教室中虽有空调,却依然抵挡不了暑意的入侵。

苏晚晚手中握着把小扇子,使劲朝着自己脚上扇去,却仍一点用处也没有,只好作罢。

“哟,顶着这么个头条的帽子,还敢回来上课吗?”苏晚晚闻声抬头,却见一脸煞气的云希,双手环胸走来。

云希低头看一眼苏晚晚的脚,冷哼一声,“这不是我的杯子扎的吗?哈哈哈。”

随她一起来的,还有胡晶晶,两人嘲讽道。

“新闻头条上全是你干的,对吗?”苏晓晚冷着脸恶狠狠道,见云希没有任何反应,苏晚晚更加愤怒了。

此时,胡晶晶走近,注视着她被扎破的伤口缓缓开口,“没想到啊,你也会如此落魄,你不是被包.养了吗?怎么?没人保护你吗?”她刻意加重“包.养”两个字,故意让苏晚晚难堪。

眼看着苏晚晚双手紧握,好像要流血般。

抬手之际,林小芙挡住了她的手。

苏晚晚扭头,看见林小芙朝她摇了摇头,便只好紧闭一下双眼,忍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明亮的声音,从云希身后响起。

转头一看,是陆泽岸从门口走进来,手里提着各种各样的零食,走到苏晚晚旁边停下来。

“晚晚,听说你受伤了,我特意托人从外面买回来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苏晚晚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伸手去接零食。

结果,陆泽岸将所有零食都放在桌子上了。

苏晚晚依旧没的任何表情,只是愣愣地看着桌上,那堆不知道是什么的零食,无动于衷……

反而是胡晶晶,看到陆泽岸之后,眼睛却再也离不开了,被他的外表深深吸引了。

直到陆泽岸查觉,对她笑,她才赶忙转离视线。

“帅哥,加个微信怎么样?”胡晶晶一脸痴迷,突然被云希撞了一下,她才收起了刚刚的花痴模样,转身对苏晚晚道:“帅哥送你东西,你还不接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拿走。”苏晚晚冷冷地说道,丝毫没有理会其他人。

因为她正在气头上,所以不想与任何人说话。

“你这人……”还没等胡晶晶说完,苏晚晚便将声音提高几个分贝,“拿走!”

这下,将周围人都吓了一跳。

陆泽岸尴尬笑,提起零食扔给胡晶晶,“送你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剩下胡晶晶一脸幸福的样子,“没出息!”

云希抬眼瞪着胡晶晶,也转身离开。

“希姐,等等我啊。”

说完,又朝着苏晚晚冷哼一声,转身又屁颠屁颠地跟在云希身后,脸上大写着开心的表情。

刚刚还是热的直冒汗的天气,转眼功夫,就开始下起了淋淅沥沥的小雨了。

夏天的天气总是阴睛不定,就如同苏晚晚的心情般,从热火朝天一下子变得坠入深渊。

她讨厌别人说她被包.养,即便她原本就是权薄言带回来的孤儿,但自始至终,从无包.养一说。

当初,她被抱回权家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只有一个名字的记忆,苏晚晚。

同时,这也是她最后的记忆。

忽然,她的头开始剧烈疼痛,比脚还难受。

她双手抱头,低声抽泣,将一边的林小芙吓了一跳。

“晚晚,你怎么了?”林小芙将苏晚晚抱住,轻抚着苏晚晚的头,“别怕,晚晚,有我在。”

没过多久,苏晚晚便平复下来,她靠在林小芙肩膀上面,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

“小芙,我想一个人呆会儿,可以吗?”

林小芙点了点头,有点不放心地走了出去。

她打了个电话给权薄言,借口说苏晚晚生病了,让他过来。

可是,好景不长,林小芙走后没多久,苏晚晚又开始有了撕心裂肺的头痛,恰好陆泽岸经过,快步走到她边问:"怎么了?”

苏晓晓抬头,将陆泽岸误认为权薄言,一把抱住他的腰,“权总……我……好难受。”

陆泽岸摸了摸她的头,“没事儿了。”

彼时,权薄言刚好走到门口,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两人,脸一下子变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几分钟后,他走到苏晚晚面前,一把推开陆泽岸,横抱起苏晚晚晚,走了出去。

苏晚晚依旧没有回过神,任由权薄言抱着,脸颊贴在权薄言结实的胸膛,仿佛能听到权薄言的心跳。

接着,苏晚晚身旁一空,跌在一个软软的座位上。

她睁眼,已经是在权薄言车中了,她转头看着驾驶位上面无表情的权薄言。

蓦地,权薄言一转身,将手抵在了车窗上,霸道的吻落了下来。

苏晚晚几呼喘不过气了,一把推开权薄言,“你干嘛!”看起来似乎有点生气。这下,权薄言更加不开心了。

“我干嘛?你刚刚都在干嘛了?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权薄言瞳孔放大,怒视着她。

苏晚晚没有理会他,直视着车前,权薄言也赌气似的,一下子踩起油门,将速度加到了一百五十码。

苏晚晚有点头晕,“你能不能开慢点。"

结果,车速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又加到一百六十码。

苏晚晚双手死死拽住安全带,闭上了眼睛。

“嘀嘀嘀。”前面突然横开来一辆卡车。

权薄言迅速转动方向盘,车子开到了草丛中,撞到了一颗树上。

权薄言没有系安全带,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撞到了前玻璃上,流了很多血,而苏晚晚却安然无羌。

“权总你……流血了。”苏晚晚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自己手上也染了血,苏晚晚伸手掏出手机打了120,送他去了医院。

即便出了事故,权薄言仍然不理睬苏晚晚,任由苏晚晚怎么哄,他还是不理她。

“权薄言!”终于,苏晚晚忍不住叫了他的全名。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