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冷静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坏掉的灯泡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俗不可耐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息不息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也不是先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我叫时好,我就是那个女孩。。……

免费阅读

江枫眠走了,我没有去挽留,甚至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幼稚。

我走回餐厅,露娜问道:“江先生呢?”

“他走了,回C国去了。”我吃着沙拉,感觉难以下咽。

露娜冷不丁地说道:“乔瑟琳,你不爱江先生。”

我低下头默默吃沙拉,她说的是事实,是我一直不想承认的事实。

“你应该放手,跟他说明白。你这样对他,不公平。”她建议道。

我很冷静,但爱一个人碰到这种情况是很难冷静的,甚至于会失去理智。

“露娜,我知道。”我擦了擦嘴巴,结完账走出了那家店。

我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江枫眠,都在忙音,我看了看表,应该还在飞机上。

过了几天,我们画室来了一个新的学生,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

他腼腆地微笑:“我是江满天,你们还可以叫我约翰。”

我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他长得真的好像邹立诚。

他拎着画具走过来,朝我打招呼:“你好。我是约翰。”

“你好,我是乔瑟琳。”我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名。

他上课的时候很认真,专心致志地盯着画图。

我从他的身上重新地看见了那个少年的影子。

“喂,时好,我们放学去门口的小吃摊……”

“喂,时好,周末去看电影吗?”

“时好,要不要吃糖?”

“时好,我喜欢你……”

“乔瑟琳?”露娜在我眼前晃了晃手。

我回过神来,她让我回去休息。

我收拾画具,画板离开了画室。

吹着异乡的风,想起故土的人。

在我已经打了整整三十八通电话给江枫眠后,他的电话终于通了。

“喂?”是个女生,“请问你找谁?”

我耐着性子说道:“我找江枫眠,请你让他接电话。”

“江哥……江哥……醒醒……江哥……”那个女生一直在呼唤他,“不好意思,他喝醉了。”

“那你等他醒了,帮我转告他,请他回我电话。”

我挂了电话,但是人特别平静。

我向学校提出了申请,继续学业两年。

江枫眠很快来电:“喂,时好。”

“喂,江枫眠。”我改了称呼,“我有事,跟你说。”

他在电话那头有些讽刺:“这么快就改了称呼,时好,有什么事你就说,我听着。”

“我们……”我停顿了一下。

江枫眠接下去:“我们分手,时好,我累了。”

他说出来了,我觉得顿时轻松。

“好。”

我在画室的修习,越发顺利精进起来。江满天很有天分,但是他很紧张,眼睛里总是有些忧郁,画画的时候嘴唇抿得很紧。

“约翰,你还好吗?”我问道。

“没事,乔瑟琳。”他总是很客气。

某天,他画着画着,就晕倒了。

我呼叫急救电话,把他送到了医院。

我急诊室外替他交了钱,看护了他一夜晚。

他睡得昏昏沉沉,嘴巴里还不时嘟囔着些话。

我轻轻拍着他的背,哄着他入睡。

第二天,他醒来,睁着眼睛看着我。

“你醒了?”我揉揉眼睛,他脸色恢复了一点血色,他的脸有点涨得通红。

他嘴唇抿得紧紧的:“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你最近太紧张了。感冒了,还有些发烧。是不是水土不服?”我摸了摸他的额头。

江满天避开我:“我没事,谢谢你。”

“不客气。”我讪讪地收回手,免得显得自己像一个调戏纯情小男生的“坏姐姐”。

他想回居住的公寓休息,我扶着他,打了辆车。

“你可以吗?”他很非常抗拒我的帮忙,所以我有点担心他。

“我可以的,谢谢你。”他接过我手里的药袋。

我目送那辆车离开,看到江满天,我总是不自觉想起邹立诚。

我走回公寓,买了下楼中餐馆的食物,吃了几口就放下,赶了几张画稿。

第二天,江满天的精神已经好很多,我看见他朝他打招呼:“嗨,约翰。”

“嗨,乔瑟琳。”他的脸又有些变红。

他找了个位置坐在我旁边,我用铅笔开始勾勒轮廓,开始专注地画起来。

时间很快过去,我画完了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露娜过来看我的画:“乔瑟琳,我觉得你不用两年,你就可以毕业了。”

我欣慰地笑了,江满天凑过来跟我小心翼翼地说话:“乔瑟琳,那天谢谢你。我可以请你吃晚饭吗?”

这个害羞的男孩向我发出了邀请,我爽快地答应了:“好啊。”

江满天冲我微笑,一时间我以为是邹立诚在我眼前。

我们去的是我公寓楼下的那家中餐馆,我吃不惯法餐,所以常常光顾这里,老板娘跟我很相熟。

“时小姐,又来了啊。”老板娘招呼我,“今天,吃点什么?还是汤面?”

我对江满天说:“这家店的汤面,我强烈推荐!”

老板娘开玩笑道:“店里其他东西就不推荐了嘛?”

我连连抱歉:“不是不是,其他的也推荐,只不过尤其推荐汤面。”

江满天看着我,眼睛亮亮的:“那我也要一碗汤面吧。”

“老板娘,两碗汤面,一碗不要葱。”我点好了菜。

江满天环视一周,最后眼神落到了我身上。

“你姓时?”

我愣了一下:“是,我叫时好。”

江满天震惊地看着我:“你是海市人?”

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点了点头。

“那你认不认识邹立诚?”他激动地问道。

汤面碰巧上桌,我推过去给他。

“面来了,趁热吃。”

江满天特别执着地追问:“邹立诚是我哥哥,你知道吗?”

我吃了两口面,顿时没了胃口。

“我知道,你是邹立诚的弟弟。”

江满天情绪有点激动,他脸变得更红了:“你跟我哥,你们?我……”他变得有点语无伦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激动,他夺门而出,面没有吃一口。

我默默吃着面喝干净汤,喃喃道:“都凉了。”再把那碗凉掉的面吃得一干二净,我抹了抹嘴,结了账。

好久没有吃的这么饱了,好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