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分歧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坏掉的灯泡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俗不可耐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息不息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也不是先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我叫时好,我就是那个女孩。。……

免费阅读

三年过去的很快,光阴似箭。

这三年我无数次走在F国的街头,感受这个国家浓郁的文化底蕴。

我选择修习婚纱设计一类的专业,把多年未去触碰的画笔捡了起来。

“露娜,你看看我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吗?”我现在还只能用英语跟我的老师露娜进行交流。

我的老师露娜是一个高挑美丽的F国女郎,她一头靓丽的金发让人挪不开眼。

露娜拿起铅笔在我画稿上轻轻勾勒几下:“看,这里的设计是不是流畅多了?”

“确实啊。”太久没有学习画画的我,已经失去了天分和灵气了。

“乔瑟琳,不要放弃,会好起来的。练习是很重要的。”露娜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

我在埃菲尔铁塔前的大草坪上吃着三明治,准备跟江枫眠视频。

“阿眠,你最近好吗?”现在C国是下午。

江枫眠改变了很多,头发剃的越来越短。

“我最近还可以,只是有点想你。”他咧嘴冲我傻乐,“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七八月能回来吗?”

我该怎么告诉他,我其实打算继续在C国待着。

“露娜说我课程还有一些没有完成,所以我想继续在……”我委婉地告诉他我的想法。

江枫眠开始沉默,画面停了一会,他对我说:“那我,飞过去陪你。”

我有些抵触:“阿眠,这是我的梦想,不是你的,你没有必要……”

他关了视频,不想在继续听我说话。

之后他发过来一个消息:“时好,你就是我的梦想。”

我忧心忡忡地去上课,路过香榭丽舍大街,我看见一条摆在橱窗里婚纱出了神。

是我太固执了吗?还是在跟他说说吧。

上完课到我住的公寓,天已经黑了。C国现在是凌晨,他应该已经睡了吧。

突然一个视频通话打进来:阿眠。

我接通后,是一个嘈杂的酒吧,好多青年男女在跳舞。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在镜头前。

“阿眠?”我呼唤他的名字,“你喝醉了?”

江枫眠双眼通红地进入了我的视线:“时好,你是不是还爱那个混蛋,才不愿意回来?”

他不提起那个名字,但我已经知道他说的是谁。

“不是,阿眠,少喝点,现在回家吧。”我哄他。

江枫眠一杯酒喝干,摔掉手机,又跑进舞池开始蹦迪。

“阿眠!”我叫他,酒吧里太吵他听不见。

我想等他酒醒了,再跟他解释。

我背着画板去画室报道,露娜早早地等在那里,我一夜没睡,黑眼圈连遮瑕膏都遮不住。

“乔瑟琳,你怎么了?”她问道。

“抱歉,我发生了一点事。”

露娜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缺点:“乔瑟琳,你知道你的毕业设计,缺少了一点灵魂。”

我失去了很多,已经很难纯粹地设计出好的东西,就算现在让我去策划一个婚礼,我也很难表现出幸福感了。

我走出画室,感觉到有些沮丧,这异国他乡,是梦开始的地方,我收紧身上的大衣。

走到拐角处,我看到了一个人,我躲了起来。

那个人是邹立诚,他身边带了一个十几岁的男孩。

男孩左顾右盼,眉眼跟邹立诚如出一辙。

那个孩子是谁?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哥,我明天想去卢浮宫。”男孩说道。

邹立诚微笑:“好啊,明天带你去。”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我看见他的左手无名指戴着婚戒,如今的他应该是家庭美满,儿女双全吧。

三年来,我不去听他的消息,不去了解任何有关于国内的新闻。

我匆匆地他们身后绕过去,邹立诚回头看了我一眼。

“哥,怎么了?”

“没什么。”

一天江枫眠都没有联系我,我正打算联系他,门铃就响了。

我从猫眼一看,江枫眠站在我家门口,我震惊地打开门。

“阿……眠……”他抱住我。

“我想你了,所以我来看你。”他总是直白又直接。

我让他进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参观我住的地方,我住的房子很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阿眠,那我跟露娜请个假,明天陪你出去逛逛吧。”

江枫眠很绅士地睡在客厅里,但我对于他的“惊喜”,却有了另一番担忧。

邹立诚也在这,如果他们碰上,后果不堪设想。

我避开了邹立诚可能会带他弟弟去的卢浮宫,带江枫眠去巴黎圣母院参观。

江枫眠在倒时差,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阿眠,你很困吗?是不是太勉强了?要不要现在回去。”我提议道。

江枫眠强打精神:“没事,我本来也想出来旅旅游的。”

江枫眠伸手过来牵着我,我僵硬地不敢动,他慢慢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大衣口袋里:“暖和吧?”

恍如隔世,曾经有一人也对我如此。

江枫眠对艺术品根本没有兴趣,所以我提出带他去见露娜。

露娜今天有课,她开始带一个新的学生,所以会晚一点到。

当露娜风尘仆仆走进来,我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好,江先生。”露娜朝江枫眠打招呼。

江枫眠站起来:“你好,露娜。”

他的口语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基本上的交流都可以。

露娜点了杯咖啡,她说出了我的心声:“乔瑟琳很有天分,我希望她可以继续在F国学习。”

江枫眠愤然离席,露娜一头雾水,我追出去。

“阿眠,你怎么了?”我问道。

“你是请她来当说客的吗?”他误会了。

我拉住他:“不是,我只是想介绍我老师和朋友给你认识。”

“时好,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只是想见你。”

我再一次强调:“阿眠,你的生活里不只有我,还有很多人,很多事,而且你这样做我会觉得有负担。”

“负担?别人男朋友要是这样做,她们早就感动得扑进怀里痛哭流涕了,只有你,时好,永远对我忽近忽远,忽冷忽热。”江枫眠咆哮了好久。

我不想在大街上跟他争吵:“这是钥匙,你先回家,我去跟露娜说一声……”

“不用了,我现在就回C国!”江枫眠拦了出租车,钥匙就被孤零零地丢在地板上。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