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新生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坏掉的灯泡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俗不可耐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息不息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也不是先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我叫时好,我就是那个女孩。。……

免费阅读

自从那天得知陈齐冲也是林绍非的人后,一连好几天,我开始绝食,而且只要给我打药水扎针,我就把针管拔掉,然后手上全是针眼,血老是在流。

江枫眠劝道:“时好,你吃点东西好吗?”

我总是拒绝他的好意,转过身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每到午夜梦回,我除了失眠就是做很多噩梦。一次次被冷汗吓醒的我,依旧对死亡感到恐惧。

如今的我生不如死。或许只有离开,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

突然我感觉手臂有什么东西刺入,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给我注射了一管药水,我准备大叫,他用纱布用力捂住了我的口鼻。我睡意朦胧,睡了过去。

从来就没有出过国的我,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国了。

B市是我曾经梦想的城市,我特别想在埃菲尔铁塔下宣誓结婚。

当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在B市的医院入住。

江枫眠跟邹立诚耍了些手段,强制把我接到了法国巴黎。

“时好,抱歉,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江枫眠终于出现了,“我一直很纠结。”

“江枫眠,要我接受治疗可以,但是请你转告邹立诚,让他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邹立诚三番两次这样干涉我的生活,让我觉得自己特别无能为力。

我开始配合治疗,心里的抵触情绪渐渐消除。

但是每到夜里,我还是会被噩梦吓醒,还要多少回我才能摆脱阴影。

江枫眠每次都轻轻拍着我的背,给予我安慰,然后等我闭眼睡熟,他才会悄悄出去,我每次都能听见他轻轻合上门的声音。

F国医生说,我的眼睛可以治疗,可是现在还没有合适的眼角膜配对,所以还需要等。

我的心中难掩失落,江枫眠按住我的手,希望给我一点安慰。

“时好,会有办法的。”

江枫眠一路随行,为我跑前跑后,我心里是感动的,但是他想要的,我什么都给不了。

在F国已经住了一个半月了,我的眼睛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想要找到一个匹配的眼角膜,实在是太困难了。

秋天将至,我想香榭丽舍大街旁的梧桐树已经开始落叶了吧?可惜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只能感觉到气温在降低,渐渐变冷。

江枫眠给我披上衣服。“谢谢。”

“时好,你不用跟我那么客气。”

我除了“谢谢”两个字,我无以为报。

两个月后,我等到了合适的眼角膜配型。

听到这个消息,江枫眠把我抱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我都快晕了。这个怀抱太让人迷惑,我某个瞬间还以为是他是邹立诚。

“阿眠,放我下来。”

医生说我很幸运,这么快就可以配型成功。

我想江枫眠肯定功不可没:“阿眠,我想第一个看到你。”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我戴着纱布,期待着重见光明的那一天。

拆线那天,我的手一直在发抖,嘴唇也抿得紧紧的。

“别紧张,时好,你很快就能见到我了。”

当我拆开纱布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江枫眠那张清瘦许多的脸,我摸着他的脸说道:“阿眠,我能看见了!”

他照顾我的这段时间,变得稳重,耳钉也不带了,头发也修得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期待着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会满意吧。

江枫眠对我说:“时好,做我女朋友吧。”

我点点头,他激动地抱住我。

只剩下一件事了。

不久,我收到了邹立诚的离婚协议,他潇洒的签名划破了纸张,我摸着那个签名喃喃自语:“邹立诚,再见。”再也不见。

我获得了一笔钱,是邹立诚给我的分手费,我拜托江枫眠替我如数退还,并且我告诉江枫眠我决定了一件大事。

“阿眠,我要在F国求学,所以你先回国吧。”

江枫眠坐在我对面生气极了,摔桌走人。

我追上去拉住他:“阿眠,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切不过是你的借口对吗?你是不是反悔了?”江枫眠情绪激动地冲我嚷嚷,“你要是留下,我也留下。”

我解释道:“阿眠,你在国内有你的朋友,有你想做的事,何必在这里异国他乡陪着我,我只是在这里求学,三年后,我会回去的。”

“真的?”江枫眠想要一个答案,“那三年后,我们结婚。”

我不想让他失望,也不想欺骗他。

“结婚,我还没准备好,我现在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但是请你相信我好吗?”我拉起他的手。

江枫眠像个孩子一样踢着地上的石子:“你不能被别的人拐走了!”最后他还是架不住我的坚持,妥协了,他会先回国,而我留在B市继续求学。

江枫眠的身份转变的太快,其实我有些没有适应。

我替他收拾衣服,他从后面轻轻环住我的腰,他开始亲吻我的后颈,我感觉有些酥酥麻麻的,有些过往的回忆翻涌,他过来脱我的衣服,我推开他。

“抱歉,还太快了……”我低着头,手足无措。

江枫眠站起来接过我手中的衣服叠了起来:“睡吧,明天我就走了。”

他睡客厅,我睡卧室。

我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感到有些难堪,我推开他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眼底的受伤。

经历了这么多,难道我还无法对他敞开心扉吗?

还是因为我其实对他只是感动,不是爱情?

很多疑问缠绕着我,最后都归结于一个名字:“邹立诚!”

我狠狠地打了我自己好几下:“时好啊!时好啊!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这么多次,你也该醒醒了!”

江枫眠在登机前,亲吻了我的额头,他对我说:“不要变心,我等你回来。”

我点点头:“好。”

初见的他就是个浑身杀气的罗刹,如今的他只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江枫眠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前,故事还是未完结。

或许这三年,才是让我真正寻找的答案的时间,

我要寻找的,是那个遗失的自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