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弥补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坏掉的灯泡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俗不可耐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息不息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也不是先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我叫时好,我就是那个女孩。。……

免费阅读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这样说道:“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会满足你。”

我的手松开了被子,淡然一笑:“那就好。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纠缠的太久,我想大家都累了。

我摸索着床铺,慢慢躺下,侧卧到一旁。

半夜里,我的眼睛疼得厉害,在床上翻来覆去,又突然觉得口渴难耐,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可叫。

我吞口水的声音太大,有只手拍了过来,我吓得直哆嗦。

“是谁?”我大声喊道,“不说,我叫人了!”

那个人伸了根吸管到我的嘴边,他的声音很低:“喝水。”

“谢谢,阿眠。”

那个人没有回应,我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的眼睛有救了。

“时小姐,我的导师在F国是著名的眼科医生,我想你去F国治疗,会比就在海市好很多。”

我坐在那里,双手交叉放在被子上:“医生,谢谢您,请容我再想想。”

要去F国治疗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以我的积蓄根本无法负担。

江枫眠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替你负担。”

我婉拒:“不用,你已经帮我够多了。”

“时好,我可以照顾你。”他的手叠放在我的手上,“一辈子都行。”

我抽出手来:“阿眠,你是我的朋友,永远都是。”我觉得这样的暗示恰到好处,不伤情面。

“可我不止想做你的朋友!”江枫眠的语气特别激动。

“那就当亲人吧,我可以把你当成我的亲弟弟去对待。”我把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其他的,我真的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江枫眠三番两次救了我,按常规戏码,我应该感天动地地以身相许,我就算瞎了,可心并不盲目。

“你是不是还爱着邹立诚?”江枫眠问道。

我悲凉地说:“我不爱他了,我无法去爱任何人了,我现在只想静静地一个人生活。”

“我会等你的。”江枫眠太固执了。

邹立诚得知我有机会去F国医治,他特意跑来看我。

“去F国吧,费用我出。”邹立诚提议道,“也是,因为我,你才变成那样。这是我的一点弥补。”

我愤怒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人人施舍的乞丐吗?你可以不要再来了吗?让人心里难受。”

邹立诚灰溜溜地离开了。我不会让他这么快就心安理得,然后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

我看不见,很多事情都需要别人的帮忙,我不敢把我现在真实的情况告诉穗华姐,她一定很担心我。

一开始特别不习惯黑暗,我很暴躁,但时间一长了,我便也开始自暴自弃。

我偷偷下床,慢慢熟悉按形状去区别物品,突然有人进来,把我推倒在地。

“时好,别来无恙。”冷艳的高跟鞋踩过我的手指,“谢谢你这么快答应签字,我跟立诚月底举行婚礼。”

我忍住手痛,戒备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月底?这么快。

我在心里嘲讽他:“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别人早已翻篇的事情,我却在耿耿于怀。

“时好,你最好不要把那件事跟立诚说,不然的话,我也保证不了,绍非会做出什么来。”她俯身下来对我说道。

“冷艳,我搞不明白,你到底图什么呢?那个邹太太的位置吗?现在,它也是你的了,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

“那个位置,从头到尾,都是我的!”她咬牙切齿摇晃着我的身体,我被她摇得晕头转向。

江枫眠过来把她推开,查看我有没有事,邹立诚跟着进来,扶起了冷艳。

冷艳对邹立诚哭诉:“立诚,我只是想来看看时好,没想到她太激动,自己摔了。”

江枫眠把我抱回床上:“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不会有下一次了。”

“麻烦你们出去!”江枫眠对他们说,“出去!”

邹立诚最后补了一句话:“时好,去F国的事,我想请你再考虑考虑。”

江枫眠连着守了我几天几夜,几乎寸步不离。

“你回去休息一会吧,小冲一会要来。”我拜托陈齐冲替一会江枫眠。

江枫眠打了个哈欠:“不用,我可以……”

“你身上衣服都有味道了,你快回去洗澡换身衣服吧,这有小冲,不会有事的。”

“那我等他来,我在走。”

陈齐冲来了,江枫眠嘱咐道:“你照顾好她,我很快回来。”

“好的,江哥你快去吧。”

陈齐冲好像有心事,不像以前一样话多,今日有些沉默寡言。

“小冲,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我问道。

“没事,就是看你这样,心里有点难受。”

我安慰他:“没事了,我会挨过去的。”

“时好姐,对不起……”他好端端的却在道歉。

我纳闷道:“怎么了?”

陈齐冲好像跪了下来,膝盖磕得生响:“时好姐,我……”

一个人推门而入,他手里还捧着花,病房里一下多了一股花香。

“时好,怎么样?最近还好吗?”林绍非这个魔鬼,终于来了。

我一直在想,他到底什么时候出现。

“非哥……”陈齐冲对他好像毕恭毕敬。

林绍非自然而然地在我身旁坐下:“你先下去。”

陈齐冲原来是林绍非的人吗?

林绍非抱着那团花:“这花五颜六色的,你看你,现在却什么都看不见了吧?”

“我跟你无冤无仇,在台球厅的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我压抑住对这个可怕男人的恐惧和恨意问道。

“我跟你是无冤无仇,但是……”

陈齐冲着急忙慌地跑进来:“非哥,江哥回来了。”

林绍非放下花,凑在我耳朵边说:“有机会,还会再见面的。”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问陈齐冲:“为什么呢?”我是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江枫眠。

忠诚现在已经一文不值了吗?

“时好姐,求你不要跟江哥说,我是有苦衷的!”陈齐冲可怜巴巴地给我磕了一个又一个响头。

我阻止道:“别这样……”

“时好姐,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行,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江哥。”

“我不会告诉他的,毕竟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