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亏欠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坏掉的灯泡 著

连载中免费

一场预谋已久的骗婚计划,一个套路俗不可耐的开头,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一位深情款款的总裁,一生纠缠不息不息的爱恋。“时好,我爱你也不是先说而已。”“邹立诚,我爱不了你。”我叫时好,我就是那个女孩。。……

免费阅读

我语重心长地对陈齐冲说道:“小冲,这件事绝对不能跟江枫眠说。”

陈齐冲为难地看着我,我差点就给他跪下。

“别别别,时好姐,我帮你,帮你。”

我让陈齐冲替我买了张汽车票找了部手机。这一次,我要安安静静地离开。

晚上,江枫眠带了些吃的来,我每一口都吃得干干净净。

“你怎么吃的这么干净?”江枫眠嘴巴张得老大,“化悲愤为食量吗?”

我吃完以后,准备下床走走。江枫眠过来扶住我:“小心点。”

“谢谢你。”无论是救了我,还是一直陪着我。

江枫眠耳后根都红了,摸了摸后脑勺“举手之劳,没什么。”

“你帮我买点苹果吧,我想吃苹果。”那一班是最晚的车,我必须得支开他。

等江枫眠一出去,我就换了衣服,门口脚步声渐近,江枫眠回来了?

我马上跑上床,用被子把头蒙起来。

有人开门进来,轻手轻脚地走到我床边。

他隔着被子拍了拍我的背,我被被子闷的很热,我在想一动不动地会不会很奇怪,然后我一抽一抽地假装咳嗽。

他伸手顺顺我的背,动作轻柔。

等他走远了,我才慢慢起身,大口喘气。

我从紧急顺顺顺是是宿舍通道离开,深吸了一口气。我拦了辆出租车,进去之前先拍了一张他的车牌号,全程警惕地看着司机。

我看了一下手机,距离发车还有大概30分钟,夜班车人很少。

车上林林总总不过十几个人,大巴发动了。

终于结束了,我感觉到轻松,大巴开上高速,因为是夜里行车,司机开的很稳。

我后头有两位小情侣,男女挨在一起,熟得香甜。男生还紧紧抓住女生的手,不松开。

后面有一个中年的大叔发自己的女儿视频:“爸爸,很快到家了,一会就到了。你乖乖睡觉啊,你明天一睁眼,爸爸就回来了。”

还有几个背包旅行的年轻人,兴奋地讨论。

“我跟你说,这里可以去。”

“我觉得,可以。”

“我到了,我要好好睡一觉。”

“呼……呼……”有一个人睡着了,还打着呼噜。

我的生活,重新鲜活起来。

好几辆跑车快速地飙车从我们旁边,司机有些生气,那几辆车开到了大巴的前面,有一辆车急刹车,司机躲闪不及,车子开始不受控制。

我本来微微眯了一会,但是发现车子开始左右摇摆,一个瞬间车子翻出了护栏,翻进了沟里,一切发生得太快,让人措不及防。

我手扎进了玻璃,额头在流血,恍惚中我看见几个黑衣人走过来,一双皮鞋进入视线。

那是一双造价不菲的名牌皮鞋。

是谁?想谁置我于死地?

“处理她。”我听出来了,那个人是林绍非。

我被人拖着,血在一点一点的流干,我想到死亡再一次来临,心中真的开始有一丝解脱。但是那一车的人都给我陪葬,林绍非果真残忍。

“时好!”江枫眠?

大概是我的幻觉,我被人松开,一个温暖的怀抱。

“救……”血糊住了我的眼睛,“救救他们……”

我指向那辆大巴,一团火光闪现,那辆车爆炸了。

我昏了过去。这是第几次进医院了?我已经数不清,医生给我戴上氧气罩,因为我呼吸衰弱,

心脏快跳停了。

医院都快成了我的家常便饭,等我有了意识,我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失明了。

医生说,玻璃扎进了我的眼睛里,划破了视网膜,我失明了,可能是永久性的。

江枫眠在外面抓着医生的领子咆哮,我默默低下头,心想这就是报应吧,一切都罪孽都要我来承担,一切的苦难不要波及他人就好了。

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有一辆大巴,在昨晚七时因不明原因与一辆黑色轿车在海江高速上追尾,造成十死七伤。”或许是我葬送了他们的生命,如果我没有坐上那辆车,一切或许都会不一样。

江枫眠进来关上了电视,他扶我躺下,替我掖好被子。

“江枫眠,是不是我太任性了?”如果我没有要逃跑,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别想太多了。”他退出了病房。

我出事这么久,邹立诚没有出现过一次,我有些怅然若失。

一大早,就有人在我的病房外面吵架,听声音好像是江枫眠跟邹立诚。

失去视觉的我,听觉更加灵敏。

江枫眠拦着邹立诚不让他进来:“你来做什么?又要伤害时好吗?”

“我只是想来看看她……”邹立诚竟然如此卑微,“阿眠,你知道的,我……”

江枫眠的态度很强硬:“我不知道,她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又在干嘛?你现在跟我说你关心她!”

邹立诚冲进来,他叫我名字:“时好!”

“你出去!”江枫眠好像还在赶他。

我让他进来:“江枫眠,你让他进。”

江枫眠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让开。

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他好像慢慢走过来。

“就到那,不要靠近我。”我让他就站在那里,“有什么,你说吧,我听着呢。”

邹立诚声音低沉:“阿眠,你先出去好吗?”

江枫眠听声音又要跟他吵起来。

“阿眠,请你出去一下可以吗?”我轻声细语地呼唤他的名字。

“你不要想对她做什么,时好,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你就大声喊我!”江枫眠撂下狠话。

我双手抓着被子,微笑道:“你可以说了,我听着呢。”

我不自觉地提醒他,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听的清,让他不要欺侮我。

邹立诚沮丧地说道:“时好,我不知道,你会遭遇这些,那天,我真的有原因的。”

听他这么说,感觉话里有话,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时好,如果你想,我可以照顾你的。”他话语中的勉强扎中了我的内心。

“你还有别的事吗?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了,就在那边的抽屉里,你只要签了字,我们就结束了……”我失去了我的孩子,我失去了我眼睛,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我的自尊,我保留它到最后一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