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修真仙侠 → 断狼书小说

断狼书

是非空

完结免费

大权独揽的五代十国纷争跌宕,初成的稚子父失母亡,独自一人流落异乡江湖之中,如何手刃杀母仇敌?如何独善其身,安内攘夷?断群狼万代的惊天阴谋又是出自于谁之手笔?重重疑云尽在断狼一书。 断狼书以及最新章节阅其时正值盛夏晌午时分,日头火辣辣的高挂天边散炙热浪,焦灼四野酷热炎炎,远处有知了鸣个不停扰人清梦。在后唐辖管的幽州安次(今河北安次以西)有一处韩姓人家。一个八九岁的总角孩童正躺卧在宅院耳房牙床里沉沉入眠。身旁一个年轻妇人把着个蒲扇轻摇,为孩童驱赶暑意。却见这妇人,一袭鹅黄的百褶罗裙,外罩白色常服小袄,窄窄的袖口,露出半截雪藕般的嫩白肌肤,宽额细眉如水的眼眸、云鬓盘梳斜插凤头钗子,肤白如玉生的甚是俊俏喜人。但眉头轻锁愁苦满目自是有万千心事不能解。却瞥到身旁熟睡的孩子,转瞬间又滋生出千万分怜爱,愁顿不已。妇人呢喃道:“冰儿,你爹爹要出关去上京,上京蛮夷众多兵荒马乱,出使契丹国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也不知刘守光节度使的什么心眼儿,此去只怕是……”说到这妇人一时不能自已不禁潸然泪下默默抽泣起来。那唤作冰儿的男童似乎听到响动砸吧砸吧嘴巴,惊得妇人赶忙把泪水用衣袖抚展而去,再看那孩童却依旧熟睡沉沉。。……

编辑:来路生云烟|18507次点击更新:2020-10-17

在线阅读

大权独揽的五代十国纷争跌宕,初成的稚子父失母亡,独自一人流落异乡江湖之中,如何手刃杀母仇敌?如何独善其身,安内攘夷?断群狼万代的惊天阴谋又是出自于谁之手笔?重重疑云尽在断狼一书。 断狼书以及最新章节阅其时正值盛夏晌午时分,日头火辣辣的高挂天边散炙热浪,焦灼四野酷热炎炎,远处有知了鸣个不停扰人清梦。在后唐辖管的幽州安次(今河北安次以西)有一处韩姓人家。一个八九岁的总角孩童正躺卧在宅院耳房牙床里沉沉入眠。身旁一个年轻妇人把着个蒲扇轻摇,为孩童驱赶暑意。却见这妇人,一袭鹅黄的百褶罗裙,外罩白色常服小袄,窄窄的袖口,露出半截雪藕般的嫩白肌肤,宽额细眉如水的眼眸、云鬓盘梳斜插凤头钗子,肤白如玉生的甚是俊俏喜人。但眉头轻锁愁苦满目自是有万千心事不能解。却瞥到身旁熟睡的孩子,转瞬间又滋生出千万分怜爱,愁顿不已。妇人呢喃道:“冰儿,你爹爹要出关去上京,上京蛮夷众多兵荒马乱,出使契丹国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也不知刘守光节度使的什么心眼儿,此去只怕是……”说到这妇人一时不能自已不禁潸然泪下默默抽泣起来。那唤作冰儿的男童似乎听到响动砸吧砸吧嘴巴,惊得妇人赶忙把泪水用衣袖抚展而去,再看那孩童却依旧熟睡沉沉。。……

免费阅读

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二则怎地?”韩岩飞听到妻子问话,这才醒转过来,微微笑默不作答。这时偏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飞奔出个小小人儿,人未到声先至“爹爹…”韩岩飞迎上去一把将孩子拦腰抱起。孩子闪动着大眼睛抽泣道:“爹,冰儿不让你走,爹爹每次公干都要让孩儿好等多日,隔壁狗蛋儿说爹爹不要孩儿了。”七尺的汉子为之动容:“冰儿乖,爹走了要听娘的话,爹去些时日公干,待回来给冰儿带些喜人的物什。”八九岁的小孩子心性单纯,怎么不知道公干是非走不可的,闻得又有东西可以玩耍转忧为乐:“好啊,爹不知道,上次爹给我的驴皮影人儿孩儿爱惜的紧呢。”韩岩飞笑笑:“去玩吧,爹还要和娘说些事情。”

  听得马蹄踢踏声响两个孩子齐齐抬头却看到韩岩飞与随从三人跃马飞奔而去的身影。狗蛋儿一看乐了:“哎,我说韩冰,你爹平日里在家管教你那么严苛,他走了你怎么反而闷闷不乐呢?”韩冰站起来,遥望着父亲离去的方向,那里只剩下些许奔马激荡起来的烟尘,状若老成的叹了口气:“不知怎的,感觉这次父亲去公干仿似与以往不同……”说罢又扑闪着大眼睛唤狗蛋儿继续捉知了、抓蛐蛐逗玩了起来。

  也不知玩耍了多久,打远处传出一阵歌谣:“炎风灼日云难飘,心思酸楚诉潦倒,凡人苦短多愁事,仙人指路道明了,斯人自有因缘定,却别黄鹤上青霄。积善成德万事兴,修得延寿又福照,自古冤仇皆可消,万代同庆乐逍遥…”说着话,便见个瘦骨嶙峋的算命老道人由远及近,头带个夏斗蔽日,生的长眉长须,七星揽月的道袍补丁摞补丁,无极泰斗的道靴缝补叠缝补。一手拿个幡股一手执着个拂尘,就像饿了好多天的叫花子,走路无精打采风都能刮走似地飘摇般走来。两个孩子看到这个瘦老道,嘻嘻哈哈的学扮起来,狗蛋儿噘个嘴摇个屁股扮个一手捋胡子状。冰儿也直起腰扬个脖儿闭了眼,也学着老道的言语稚气的唱道:“炎风灼日云难飘,心思酸楚诉潦倒,凡人苦短多愁事,仙人指路道明了,斯人自有因缘定,却别黄鹤上青霄。积善成德万事兴,修得延寿又福照……”正念叨着却不见了狗蛋儿的笑声,睁开眼正对上这老道的一双鹰目,顿时激灵灵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娃娃,怎生的如此好记性。”那道人直起身,继续用他那似能看透人心的凌厉双眼不住打量着韩冰,拂尘一甩又把着手指不住结着奇怪手印掐算起来,少顷奇道:“不错,看眉目天赋异禀必是人中俊杰。”两个孩子让老道这么盯着,吓的都忘记了哭喊,没了声响。

  韩氏泪水扑簌簌打湿前襟,泣不成声:“你这为夫为父的,就为了节度些许的恩情就忍心抛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吗?干脆告诉节度你辞去幕僚,银钱也一并退还回去,让他寻个旁人了结此事罢了……”韩岩飞无奈的摇摇头“这如何使得?”说完撇了韩氏,只回头最后四顾了一遍宅院,便起身唤过两个随从,整顿行装出了院门飞身上马扬长而去。韩氏追赶出来,大声呼喊:“我会等你平安回来……”背对妻子的韩岩飞听这一语入耳,身子一晃犹遭雷击。轻吁一声拉缰绳稳住身形,在马背上顿了一下,而后一夹马腹,马匹稀嘻溜溜喷个响鼻,便头也不回电闪般穿巷急行而去。

  其时正值盛夏晌午时分,日头火辣辣的高挂天边散炙热浪,焦灼四野酷热炎炎,远处有知了鸣个不停扰人清梦。在后唐辖管的幽州安次(今河北安次以西)有一处韩姓人家。一个八九岁的总角孩童正躺卧在宅院耳房牙床里沉沉入眠。身旁一个年轻妇人把着个蒲扇轻摇,为孩童驱赶暑意。却见这妇人,一袭鹅黄的百褶罗裙,外罩白色常服小袄,窄窄的袖口,露出半截雪藕般的嫩白肌肤,宽额细眉如水的眼眸、云鬓盘梳斜插凤头钗子,肤白如玉生的甚是俊俏喜人。但眉头轻锁愁苦满目自是有万千心事不能解。却瞥到身旁熟睡的孩子,转瞬间又滋生出千万分怜爱,愁顿不已。妇人呢喃道:“冰儿,你爹爹要出关去上京,上京蛮夷众多兵荒马乱,出使契丹国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也不知刘守光节度使的什么心眼儿,此去只怕是……”说到这妇人一时不能自已不禁潸然泪下默默抽泣起来。那唤作冰儿的男童似乎听到响动砸吧砸吧嘴巴,惊得妇人赶忙把泪水用衣袖抚展而去,再看那孩童却依旧熟睡沉沉。

  韩氏送走丈夫,心却七上八下揪扯万分,待到哭久了,这才醒起孩子出门玩耍时久,赶紧出门寻冰儿回去。待寻得却远远瞧见这老道在树下盯着孩子,唯恐是遇到了歹人贩子,急急忙赶上前就拉住两个孩子准备离开。那道人阖目一笑“无量天尊,敢问夫人,这孩童是您家的公子吗?”说着指指躲藏在母亲身后的韩冰。韩氏警惕的看看老道,却也点了点头。“小老儿打从南方来,人称鹰目道人,曾随家师修习道法多年绝非恶人强徒,又颇识得些周易算术奇门相学,故而以此技傍身游历九州,测算福祸吉凶天演命数。我却看令郎面目间精奇,粗眉阔耳必有厚福,贫道刚才掐指看过,却怎得上九击蒙的卦象。又得上风下水的涣卦,奇也……可是他父亲疏离?”韩氏闻听大惊:“道长,神人也,我丈夫要出门远赴契丹国上京。可知吉凶?”那鹰眼道人又掐指算来,时而看看韩冰时而看看韩氏时而低声念叨摇头,看的韩氏心惊胆颤。“夫人,此事…还需报个生辰八字…小可方能演个全卦,再卜个卦辞与你如何,可有纸笔?”韩氏忙请起道人:“那就请先生进宅示下吧。”

  唐末藩镇割据愈演愈烈,而后数年五代十国交衍而生,外又有强虏—契丹、回鹘、吐蕃各部、大理,犹若群狼窥食般环伺中原数载。中原无主四围周遭乱战,多年来又与外族交兵不断,连年战火洗礼下的北方边境,常年遭受外族袭扰劫掠,哀鸿遍野家破人亡,庶民流离失所举家、举村迁移避祸,以致多少原先繁荣的村落都变得荒无人烟十室九空,其情其景之下百姓甚是苦不堪言。

  望着孩子奔跑而去,韩岩飞深锁眉头内心翻腾却生生堵在心口。回头又看到那妇人娇柔的身形,绝美精致的五官轻咬下唇泪水不住转在眼圈里,最终还是不堪重负的跌落下来,顿时雨打梨花,看得韩岩飞心如刀绞却连同刚才的郁结一并堵了,强颜欢笑道:“唉呀,夫人啊,此去只是与契丹说和,两国相争尚且不斩来使。何况他契丹本是中原附属,小小蛮夷能耐我何。冰儿还不懂事,你就别为我挂心了,愁眉苦脸的别让孩子看见…”韩岩飞想了想,却又摇头打趣般说道:“此去虽是安全,但大人却也似你这妇人般,觉得凶险的紧呢。哈哈,还给我不少银钱安家,我和了平日积攒的财物一并放在了书房密处,我还嘱了孔先生和刘先生教习冰儿文武,他们都是我多年至交,定能教导好冰儿。他老爹如今仕途颓败,咱儿子可是聪颖过人啊。定能成为柱国之栋梁,到时我也为列祖列宗争得些许颜面。”妻子不答,反而哭得更为伤心。韩岩飞无言,沉默许久这才面寒若霜仰目远眺,口吻间又沉重起来,郑而重之的说道:“你还年轻,倘若我此去不能回来…你就带上冰儿寻个好人家再嫁吧…你只要待到冰儿长大成人,再将密处我多年写就的书卷交予他我就安心了。”

  这时远处又传来那道人的歌谣,却又生了莫大的变化:“天赐良行眷江清,哪得神性铸精灵,半卷诗书半卷心,半尺短刃出袖冰,古有勾践却吴地,横驰晋域追太平…追呀太平…”

  却说那韩家小童,别了父亲,就去寻隔壁狗蛋儿嬉戏厮混。狗蛋儿姓常,是常家的老生子,也是与韩冰年纪相仿,两家虽是邻里家境却大相径庭。韩家虽没落了,祖屋积业宽宅大屋又岂是常家可比。常家篱笆院的小门,院子里陈列凌乱,走进院子左近是一方猪穴,有三四头成猪,哼哼直叫,臭味四散。一旁积稻饲食无章堆杂,墙角码放着不少柴禾,和用老了的大小砧板和钝锈刀具。往里走便是残旧的老屋,土坯的筑墙倒也结实,屋子里火炕灶台陈设颇为简单。狗蛋儿他爹五十多岁,是远近闻名的屠户,使的一手好屠刀,切筋断肉手法独到纯熟,几刀下去就能骨肉分离,其状堪比庖丁解牛,顾而人们戏称他为‘常庖子’。常庖子在西市开有一间肉铺,整天杀猪卖肉童叟无欺又礼让乡邻,卖肉剁够了还总饶别人几两。营生虽然不差,衣食无忧可也赚不到多少油头。狗蛋儿他娘生他时落下一身的病,在狗蛋儿三岁那年,他老娘也撒手人寰。狗蛋儿爹常说:自己年岁大了,做屠户的营生又多少损些阴德。所以推了几家媒婆子介绍一直坚持没有续弦。也当是父子相依,又是老来得子,孩子落生常庖子就怕生养不活就取了个狗蛋儿的浑名,想等孩子大了找个识文断字的先生再定夺个大名,那狗蛋儿每日里肉食多了却也生的较其他孩子精壮结实。韩冰悄悄溜进屋,寻了那狗蛋儿,两个孩子一溜烟窜出家门,到巷尾的大槐树下捉知了去了。

  说着话把道人带入宅院正厅,韩冰叫狗蛋儿先回去,再到书房取了文房四宝,立在一旁。那道人问明了韩冰父子的生辰八字,细细琢磨之下,便提笔写下数行鹰击斗转的蝇头小楷。写罢告诉妇人“小可此绝非危言,令官人远赴契丹,前面说的击蒙,算下来原来父子都有,不利为寇利御寇,官人是行坤暗屯啊。”妇人听得糊涂:“那敢问先生,我家夫君能平安回来吗?”“却有也无,有父子相残之象啊……”听得韩氏更是丈二和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却有也无,还父子相残?无非是说些凶险,让我们讨个破解方法,哄骗些钱财,给他打发去便算了。于是道:“先生,不知道看相收银钱多少?”“等等......”那道人又细细算过韩冰的生辰命理,瞬时变了颜色。急忙说道“分文不取,分文不取。贫道此生得见令郎此等英才,怎敢造次啊?令郎未来可立救世奇功……”说罢手执刚才写就的卦辞撕个粉碎。“夫人,天机不可泄露,小可已经多言了,这人生来变数非凡,我的卦只对凡人,盖因凡人命数皆有天拟定,变数不多便可泄出少许,而令郎…命理独特…我只怕此卦辞占得留来,阻了令郎的展途命数,还是由其自行其事吧!小道与令郎缘分匪浅,我这里有本修习的武功路数留与令郎,讨扰了,这便告辞,告辞。”说罢自怀里取出本皱巴巴的武术画本放在桌上,又取过旗幡,拂尘在手,便欲离去。

  韩冰冰雪聪明,又自幼随父亲颇识礼仪之道,耳濡目染看道人平白给了秘笈书册,叫声“师傅”倒头便拜。道人停住又转身扶起韩冰:“好孩子,你我甚是有缘,莫要叫我师傅。”他看看韩氏又说:“道人姓谭俗名沁云,人称我鹰目道人,虽无门无派江湖上却也有些名号,此书是我自创三十六路神鹰指法招式传于你,小可无家无室今日做大收你做个义子如何?”孩子看母亲点头默许,这才又拜倒在地:“义父在上,孩儿韩冰叩首了。”道人大喜:“好,好,好孩子,义父自有要事去办,不能常留在此。你需认真修习此书,莫要辱没了为父的名号,将来你我必有相见之期,后会有期了。”说罢,便出了门,弹了弹衣上的灰尘,继续摇摇晃晃飘摇而去。独留韩氏母子懵懂的立在堂前,不知道各自想些什么。

  院落里忽然嘈杂起来,妇人起身蹑手蹑脚出来,又轻轻带上房门,这才来到院落中。一个浓眉鬓须男子微笑着逢迎上去,轻轻握住那妇人的手,又替她将鬓角的青丝抚至耳后:“你看你,就别长吁短叹了,我都说了此事不是节度所为,是我自愿前往。想我韩岩飞出自官宦书香世家大户门庭,我父累官三州刺史。我自幼博览群书,为人刚直不阿严于律己、善为奉行君子之道。走的正行的端,却又自恃颇具文可治国武能安邦之才,意欲为国报效出人头地。也曾为大帅刘仁恭帐下幽都府文学、平州录事参军。后授幽州观察度支使。岂不料终因朝代更迭落没了家世,实是令祖宗蒙羞,此事煞是无奈,投身报国无门啊。天可怜见,全赖刘守光节度大人慧眼抬爱为之周旋方可以在其身边屈身幕僚,虽是处理些闲杂琐碎的差事倒也过的自在得乐,而军司饷银也未曾少过半分。受人点水之恩,须当涌泉答报,我此去一则也是结草衔环以报答节度知遇之恩,二则……”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修真仙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