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修真仙侠 → 西溪传奇之花木枯荣小说

西溪传奇之花木枯荣

懿宁

完结免费

……

编辑:长街暗渡|7946次点击更新:2020-10-17

在线阅读

……

免费阅读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残阳如血”,慕然叹道,他来此处,也有十年了。虽然不到三十,但是鬓角也有了些许白发。

  “爹爹”“爹爹”,伴着孩童的欢呼声,只见沉重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两双小手推开,两个着黄色衣衫的孩童颤颤得迈过门槛,跨入堂内,笑嘻嘻得朝慕然跑来。慕然转身抱起两人,道“钰儿”“铮儿”,可有听娘的话,还有钰儿,是不是又淘气去打石子儿了?”五岁的铮儿,忙摆着肉肉的小手儿道,“爹爹,哥哥没有打石子儿,我和哥哥都和娘在给爹包饺子呢。”话音未落,谢灵双手捧着五彩瓷盒,笑盈盈道“相公”。

  白衣少年从烛心中弹出更多的火焰,只是那烛火却无一盏熄灭,反倒越燃越旺。照得四周明晃晃的。那火焰汇成数条细长的火蛇,蛇身彼此纠缠,吐着炽热的信子,朝慕然和陈逊扑来,”原来阁下是出云谷的弟子”,陈逊道。”慕兄,抓紧我”,陈逊使出数招斑斓掌,掌风似利剑直朝那几个蛇头飞去。慕然被震了下,直直觉得似股力道将他往后推去,亏得抓紧了陈逊的肩头,这才没跌在地上。但一抬头看,那些火蛇已在离陈逊额头几寸远处,消逝了。火星溅落在地上,烫出了一个个小窟窿。”呼风唤雨,出云谷的弟子拿这害人,不知苦婆婆泉下有知,会如何。”陈逊朝白衣少年怒喝。

  慕然仰天长啸,却是无尽的凄凉,“我不死在你们中原人的手上,毒药尽管拿来。“他从执匕首的玄武军手中夺过了匕首。”慕兄“,一个紫色身影从廊外跃入,一招日月凌空,劈向了匕首,哐当,匕首断成了两截,红色的毒药喷涌而出,尽数溅在了慕然身后两位玄武军的铠甲上,二人忙缩手,飞速朝铠甲劈去,铠甲应掌落地,登时变成了暗红色。慕然道,”逊哥”。那紫衣长衫男子喊住他,”现在不是你我兄弟叙旧,待我收拾了这个恶蝙蝠”

  三人席地而坐,陈逊道,”那日在集上碰见沈姑姑,才知宫女们都被打发出祭蚕王。而南边又有报,说海洲亡国,朝廷改海州为南州。问了沈姑姑,却说连同侍卫都遣出了。我急朝大明山奔去,未曾想。。。。。。”云鹤天,问道,”那个恶蝙蝠可是出尘谷苦婆婆的徒弟。“”陈逊道,”苦婆婆怎会收如此恶毒之人。苦婆婆有个徒孙,唤作银海巨浪李颉,那李颉在传授儿子武功时,被那恶蝙蝠偷听了去。后来,此人经常在墙外偷听,竟学去了招式。李颉本意收他为徒,出庄园外,竟寻他不得。江湖中无人知其姓氏,他也总自称“某”。”

  慕然将儿子们揽入怀中,抚着他们的头,对着那白衣少年怒喝道,”这与这两个孩子,又有何干。”白衣少年将落在肩上的飞蛾轻轻拂去,飞蛾一下子落到了烛火中。“某不幸,尔不幸”。他抬了下手,三位玄武军将三把匕首放在了桌上。单膝下跪,为首一人道,”我等三人恭送慕然王子,钰小王子,铮小王子。”钰儿,铮儿抓紧了父亲的衣角,钰儿道,”爹爹,他们是谁,送我们去哪里啊。”

  铮儿一溜踩在桌上,伸手一抓,一个饺子便被他吃了下肚。谢灵故意扳起脸,拿着象牙著,假意要打铮儿的手心,道,“慕铮再淘气,要打手心儿了“。铮儿赶忙用双手遮住眼睛,道,“铮儿再不敢了,铮儿再也不敢了。”说罢,滴溜溜转着眼珠子,从指缝里望着爹,娘和哥哥。瞬间,慕然和谢灵都笑了,欢乐又围绕在一家四口周围。

  “”杨家兄弟们到访,小妹失敬了”云家娘子拱手道,”小妹当家的和这位逊大侠,今日身体不适,杨家兄弟不如喝杯清茶,改日再来切磋吧。”那七人却并不理会,径直朝慕然走来,剑尖只指慕然眉心。”休要伤我兄弟“云鹤天扶着石椅,冲到慕然跟前,一把将剑推开。他现在一点武功都没有了,和普通农夫无异。

  阁楼内的玄武军跃跃欲似,要去追这二人。那白衣少年道,不必,你们再练十年,都追不上陈大侠。带上这五个丢脸的,回涯山去。

  此时杨家老二,持剑直朝云鹤天心口刺去,云鹤天拿起一个石茶壶,挡在胸前,老二的剑劈在了茶壶上,被硬生生得削去了手把。他又朝云鹤天手腕砍去,云家娘子侧身档在夫君身前,剑直生生得削去了云家娘子的发髻。她拿起一个茶碗,茶碗碎片嵌进来杨家老二的虎口,杨家老二弹去碎片,瞧他手上却无半点污血溅出。杨家老三趁机,一剑刺中了云家娘子的眉心。云家娘子来不及叫喊,便道地了。满面血污。

  陈逊心中一惊,道,这附近没有兰花,难道,他赶紧喊,云大哥,赶紧闭息运功。云鹤天只觉得一股气从丹田中腾出,胸中甚是疼痛。他施展起行云流水,可是只觉得手中无半分力气。陈逊只觉得手脚发凉,赶紧嘱咐云家娘子道,嫂子,带孩子们躲起来。有人来了。

  陈逊瘫坐在地,却暗中吃惊,难道这真是玉人香。他曾听一个说书先生说过,玉人香是千年前凉州方家的独门毒药。香气如兰,可是只闻一下,习武之人修为尽毁,就是再修习十年,二十年,也未必会复元。可奇的是,非习武之人,就是天天用这玉人香,也无碍。百年后,方家掌门方复,深知这药草的毒性。于是,将所有与这玉人香相关的典籍,还有玉人香,统统烧了个一干二净。并遗言,此物最毒。这物也就消失殆尽了。

  过了个把时辰,姐弟两被呼呼的火声给惊醒了,浓烟顺着密室的墙隙吹了进来。小舒一转身,发现密室墙上的柳树画中隐约透出光亮,她踮起脚,掀开画,却是一条密道。急忙背起木剑,一手牵着弟弟进了这密道。这密道两旁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地上却是平平整整。台阶直通地底,拾级而下,越来越开阔。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听见外面传来了蝉鸣。姐弟两合力推开洞口的石头,这是到了一个湖边。是湘女湖。娘以前带他们来过的。小舒记起,娘说过,如果娘不在了,可以去找李奶奶。李奶奶住在云栖谷。

  慕然在房中一阵伤感,祖母,母亲,父亲,祖父,妻子,儿子,皆先他而去。海州,也亡了。只剩下他孑然一身。自己真正是天地一哀客。

  十数天后,云鹤天带着慕然,陈逊在山间骑马,射箭。慕然本就是海州国王子,少时跟着祖父学过射箭,只是来这大明山的十年,倒是荒废了。这苍山本就是山青水秀的地方。慕然也觉着心中慢慢得豁然。

  白衣男子道,”陈庄主,此事与你无关,速速离开”。陈逊道,”我已将庄主之位传于他人,速速离开的该是你这毒蝙蝠。”他将慕然护在身后,慕然拾起木剑,递给陈逊,道,”我的妻儿都让他们给害了。我今日。。。。。。”话音未落,那白衣少年,朝烛心轻弹,一团火焰便腾空升起,朝慕然和陈逊飞来。陈逊将木剑换到左手,右手施展日月凌空,凌厉的掌风迅速将火焰从中劈开,火焰转了个方向,全落在了方才扣住慕然的玄武军眼上。两人一个鹞子翻身,赶紧拿衣袖档,但还是被熏出了泪。而这一翻身,两人又在房中迷失了方向,一个撞向了廊柱,一个跌在了地上。

  云家娘子在墙上敲了几下,陈逊看这个中招式,知是青州柳家的技艺。墙应声缓缓向左右移动,出现了一个密室。她将小舒,小浩藏进密室中,将慕先生一起推了进去。”逊大哥,当家的,赶紧进来”。此时门口响起了竹篱笆到地的撕扯声。

  是夜,云家娘子在院子设了灵,又着小舒,小浩在灵前拜了几拜。三人对慕然好生照顾。隔日,云家娘子寻来笔墨纸砚,只道,给慕先生消遣。慕然见小舒,小浩机灵,教着他姐弟写字。小舒极为聪慧,只半日功夫,竟也将一个云字写得端端正正。

  听得脚步声,早有一位着粗布麻衣的男子出来相迎。见果真是慕然、陈逊二人,朝屋内呼道,孩他娘,好菜快些上桌了。那男子,三十上下,不过普通农人的打扮,衣袖挽起,国字脸,双眼囧囧有神,眉宇间却透着一股英气,正是云鹤天。云鹤天招呼二人入座。一只纤手掀开灶间的蓝布帘子,出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妇人,端着一只粗瓷盘,正是云家娘子。她粗布麻裙,发髻上只插一只木簪,肤如凝脂,明眸璀璨。与那谢灵相比,也不相上下。粗陶碗中的菜,虽是野味,却十分精致,慕然悲戚伤神,心中所想尽是一家四口欢乐的场景。陈逊,兀自叫了几声“慕哥”,慕然才恍惚,只对云鹤天道,慕然自海洲来。

  谢灵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意,她从发髻上拔下一只碧玉簪子,拿下簪子上的珍珠蔷薇花,又将簪子放在唇边。坐到凤凰琴前,道,”妾再为相公一曲。”脉脉相思雨,婷婷陌上花。盈盈谁家女,缓缓拾落花。谢灵的琴声,悠扬而又轻盈,歌声如幽谷黄莺般空灵。一曲终了,谢灵的嘴唇发黑,脸上竟变得无半分血色,苍白异常。”灵儿“,慕然飞奔过去扶着谢灵。钰儿,铮儿,跪着拉住谢灵的衣袖,哭喊道,娘,娘。谢灵靠在慕然胸前,缓缓道,”相公,自我出阁,便带着这发簪。这发簪,这发簪,是我爹爹给我,要我,要我害你的。”两行泪水从谢灵的脸颊滑落,她看了看两个儿子,不舍得合上了双眼。“好叶子,是阿树害苦了你”慕然怒目,从凤凰琴下抽出一柄木剑,径直朝白衣少年刺去。两位玄武军从窗下跃入,一招擒虎掌,扣住慕然双肩,让他动弹不得,木剑咚得发出一声巨响,砸在了地上。这二人朝那白衣少年行个礼,道,“公子,大明行宫的十位守卫,已格杀”慕然一声冷笑“什么请宫女,侍卫出宫祭蚕王,不过是掩饰罢了”白衣少年道,”还从没有人在正面朝某刺剑的。因为他们都是胆小怕死之辈,只会从背后偷袭。慕家的王子不简单,谢家的女儿也不简单啊。”白衣少年抚了抚衣襟上的蝙蝠。执匕首的三位玄武军早已将钰儿,铮儿拿住,抽出了剑柄。瞬时,两个活生生的孩子,也不再动弹了。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修真仙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