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修真仙侠 → 凝剑泪小说

凝剑泪

亿次元

连载中免费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剑是斩向自己但是斩向别人都需勇气 凝剑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剑仙,这中原最神奇的职业,有多少人为了成为剑仙而用尽手段,然而却饮恨而终。剑仙的要求很高,一般必须资质要高,而且也得有那么一点点福缘,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剑仙。在中原剑仙分为很多派系,其中尤以蜀山剑派、三十三天外、凝剑阁、南海剑派为首。蜀山剑派乃是千年古派,从第一代掌门到如今门下弟子已逾两万,真正是中原第一大派,其现任掌门粱清修为高深莫测,人皆称其“剑圣”,传说蜀山剑派十大剑阵中的“清风剑阵”正是尤其所创,其门下弟子曾用此阵大败鬼蜮十三战魂,自此一役蜀山“清风剑阵”之威名传遍中原。由此可见梁清的厉害之处,作为门派掌门,蜀山这么大一个基业,粱清的压力还是挺大的,不过一想到师门千年的传承,他不禁欣慰的笑了。这么多年蜀山在自己手上光彩如旧,也算对得起师傅了。此时他正站在一座大殿前,看着前方翻滚的白云。突然粱清感到一阵寒意,他向四周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片刻之后他缓缓回过头,自己的大弟子风白鸣正站在自己身后。“风儿,你不是下山帮为师请法提大师去了吗?怎么.....”他话还没说完,突然用手擒住风白鸣的左手在其手臂上发现了一条血痕“你还不出来,难道让我亲自抓你出来吗?”“哈哈哈,老家伙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这次你的反应好像挺迟钝的。”一阵声音过后再粱清身后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人。“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大胆,敢闯进蜀山。”“别说的这么难听,曾几何时,这里可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还有脸提以前,你这次来有什么目的!”“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你会这么好心?恐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粱清说完将风白鸣安放在台阶上,并运用内力为其疗伤。此时中年男子走到粱清面前蹲下:“没想到粱大掌门居然这么在乎弟子的性命啊!这不像以前的那个粱清啊,啊!哈哈哈!"粱清全神贯注的给徒弟疗伤并没理会中年男子。“你不说话没关系,当初如果你也像这样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她不用死,他也不用在那个地方受苦了。你说是不是?”“陈年往事就不用再提了,我只问你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你真是老糊涂了,我说的很清楚,单纯的来看看老朋友而已顺便......”“顺便什么?”“呵呵,这么紧张干嘛!没什么只是为以后能经常来这蜀山逛逛找个通道!”“通道!什么通道!”中年人笑而不语,只是冷冷的看着风白鸣,“你是指......”粱清突然察觉出风白鸣身体有一丝异样,“你对我的徒儿做了什么?!”“果然连你也不知道,看来这几年也不枉我去西域学了一身本事,哈哈哈,你就继续给那娃治吧,只要你不怕他血管爆裂而死。”粱清收回双手停止了对于风白鸣的治疗:“这几年时间你竟去了西域!你到底学了什么鬼手段,还对我徒儿下手!”说罢双手合十形成一把利剑形状直刺向中年男子,“粱掌门,这恐怕非待客之道吧!"中年人双手呈交叉状,说时迟,那时快。粱清剑风刚到,于中年人的双臂相撞,形成一道巨大的气场,二人一攻一守但都不想压制对方。“哼!老家伙!剑气更凌利了看来你这掌门不是白当的,可是也别小瞧了我,你的招数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我呢!在西域的这几年我可没像你一样呆在宝殿里养尊处优!那是极其残酷的训练。”“那又如何,我好歹也是一方掌门,不可能没有一点实力的,倒是你好好地偏要去西域学什么?!难道是对自己没信心?!”“只要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我就算再苦也值得了,那个人如果还在也会像我这样吧!”“都过了这么久你何必如此执着!我想他也不会希望你这样!”“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他"中年人大吼一声,双脚跺地,手上红光大闪,粱清只感双臂如火烧般,而且是从血管中爆发出来的灼热!这招数真真奇特,自己从来没见过过,看来西域奇功果然厉害。也不管这许多,粱清运足十成功力周身青光大盛,万道剑气在周身缠绕,一把无形之剑直插二人中间,只见青红二气炸裂开来。良久二人对视而立。粱清提手运气:“这就是你在西域练的奇功,还不错嘛!”“你都没有出飞剑,看来还是没练成!不过看来这几年你没什么进步啊。下次一定没有这么好运了,上面交代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中年人说完纵身一跃化作一道红光而去。粱清看着红光消失,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又回过头看了看倒在阶梯上的风白鸣若有所思。。……

编辑:眉目不知秋|4407次点击更新:2021-04-26

在线阅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剑是斩向自己但是斩向别人都需勇气 凝剑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剑仙,这中原最神奇的职业,有多少人为了成为剑仙而用尽手段,然而却饮恨而终。剑仙的要求很高,一般必须资质要高,而且也得有那么一点点福缘,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剑仙。在中原剑仙分为很多派系,其中尤以蜀山剑派、三十三天外、凝剑阁、南海剑派为首。蜀山剑派乃是千年古派,从第一代掌门到如今门下弟子已逾两万,真正是中原第一大派,其现任掌门粱清修为高深莫测,人皆称其“剑圣”,传说蜀山剑派十大剑阵中的“清风剑阵”正是尤其所创,其门下弟子曾用此阵大败鬼蜮十三战魂,自此一役蜀山“清风剑阵”之威名传遍中原。由此可见梁清的厉害之处,作为门派掌门,蜀山这么大一个基业,粱清的压力还是挺大的,不过一想到师门千年的传承,他不禁欣慰的笑了。这么多年蜀山在自己手上光彩如旧,也算对得起师傅了。此时他正站在一座大殿前,看着前方翻滚的白云。突然粱清感到一阵寒意,他向四周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片刻之后他缓缓回过头,自己的大弟子风白鸣正站在自己身后。“风儿,你不是下山帮为师请法提大师去了吗?怎么.....”他话还没说完,突然用手擒住风白鸣的左手在其手臂上发现了一条血痕“你还不出来,难道让我亲自抓你出来吗?”“哈哈哈,老家伙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这次你的反应好像挺迟钝的。”一阵声音过后再粱清身后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人。“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大胆,敢闯进蜀山。”“别说的这么难听,曾几何时,这里可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还有脸提以前,你这次来有什么目的!”“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你会这么好心?恐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粱清说完将风白鸣安放在台阶上,并运用内力为其疗伤。此时中年男子走到粱清面前蹲下:“没想到粱大掌门居然这么在乎弟子的性命啊!这不像以前的那个粱清啊,啊!哈哈哈!"粱清全神贯注的给徒弟疗伤并没理会中年男子。“你不说话没关系,当初如果你也像这样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她不用死,他也不用在那个地方受苦了。你说是不是?”“陈年往事就不用再提了,我只问你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你真是老糊涂了,我说的很清楚,单纯的来看看老朋友而已顺便......”“顺便什么?”“呵呵,这么紧张干嘛!没什么只是为以后能经常来这蜀山逛逛找个通道!”“通道!什么通道!”中年人笑而不语,只是冷冷的看着风白鸣,“你是指......”粱清突然察觉出风白鸣身体有一丝异样,“你对我的徒儿做了什么?!”“果然连你也不知道,看来这几年也不枉我去西域学了一身本事,哈哈哈,你就继续给那娃治吧,只要你不怕他血管爆裂而死。”粱清收回双手停止了对于风白鸣的治疗:“这几年时间你竟去了西域!你到底学了什么鬼手段,还对我徒儿下手!”说罢双手合十形成一把利剑形状直刺向中年男子,“粱掌门,这恐怕非待客之道吧!"中年人双手呈交叉状,说时迟,那时快。粱清剑风刚到,于中年人的双臂相撞,形成一道巨大的气场,二人一攻一守但都不想压制对方。“哼!老家伙!剑气更凌利了看来你这掌门不是白当的,可是也别小瞧了我,你的招数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我呢!在西域的这几年我可没像你一样呆在宝殿里养尊处优!那是极其残酷的训练。”“那又如何,我好歹也是一方掌门,不可能没有一点实力的,倒是你好好地偏要去西域学什么?!难道是对自己没信心?!”“只要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我就算再苦也值得了,那个人如果还在也会像我这样吧!”“都过了这么久你何必如此执着!我想他也不会希望你这样!”“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他"中年人大吼一声,双脚跺地,手上红光大闪,粱清只感双臂如火烧般,而且是从血管中爆发出来的灼热!这招数真真奇特,自己从来没见过过,看来西域奇功果然厉害。也不管这许多,粱清运足十成功力周身青光大盛,万道剑气在周身缠绕,一把无形之剑直插二人中间,只见青红二气炸裂开来。良久二人对视而立。粱清提手运气:“这就是你在西域练的奇功,还不错嘛!”“你都没有出飞剑,看来还是没练成!不过看来这几年你没什么进步啊。下次一定没有这么好运了,上面交代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中年人说完纵身一跃化作一道红光而去。粱清看着红光消失,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又回过头看了看倒在阶梯上的风白鸣若有所思。。……

免费阅读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只是在含泪的时候默默想起曾经的往事,他孤寂的身影注定要在这荒山之上洗净一切的罪孽!天空呈现不寻常的红色,风有点冷!又是一场天罚的到来,这预示着这单薄的身体即将再次承受巨大的痛苦。也许习以为常了吧,他一声不吭,脸颊两旁的泪水带走了他的思绪......

  蜀山派外的一座山峰上,刚刚的中年人正站在一个弯腰老头的身后,弯腰老头看上去极其平常,但在其眉宇间却透露出一股杀气。看中年男子对其恭敬的态度可以断定,这个老头绝不简单。“事情办得怎么样?”“已经办妥了!”“嗯!见到他了?!”“是!”“很好就让我们好好期待一下,当那件事发生之后他们的表情吧!”“是!”“鬼涯那边也应该快好了!我们回去等他的消息吧!”“是大人!”说罢二人化作两道光消失在山峰上......

  寒风萧瑟,夕阳残照,周围一片荒芜,只有一条泥路通向远方。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赶车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车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师傅天快黑了,前面好像没有人家,我们怎么办啊?”少年不知所措,回头望了望车里的老者。老者双眼紧闭:“那就看看前面有没有树林,今晚就将就一晚上。”“是,师傅。”少年驱使马车加快前进,老者抚摸着他手中的黑色盒子若有所思,在马车不远处两个黑影一闪而过......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个身影正在匆匆的赶路,他穿着一身黑衣在月光下无法看清面貌,只是他背后的那把剑泛着不寻常的红色光芒。今天看来又要露宿野外了,他一边想一边赶着路。远处树林那现着亮光,莫非有人?过去看看吧。“老家伙没想到你还挺能抗的,快把东西交出来!”一个黑衣人持剑指着满头白发老者,在黑衣人身后还有五个黑衣人,老者前面躺着两个黑衣人的尸体,还有重伤在地的少年。“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手上有天书残卷的?”老者问道,他一直很奇怪,自己受安乡侯的命令护送天书残卷到帝都,本来是为了不引起怀疑,所以只有自己和徒弟两人护送天书残卷。可是居然还是被发现了,而且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可见对方是有备而来。“老头,不必多说了,快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不死!”黑衣人已经不耐烦了!“休想!”老者做好了受死的准备。黑衣人冷笑一声:“冥顽不灵!受死!”说罢一剑刺向老者。老者一手抱着盒子一手运足真气形成一道护障,黑衣人剑锋方到打到护障上竟不得入半分!“不愧是侯府总管,倒有几分实力,你们几个还不来帮忙!”半响无声,黑衣人大怒:“你们几个是不是想看我出丑,还不来帮忙,小心坏了大事,上面怪罪下来,你们担当的起吗?”可是依然没有动静!他突感不对回头一看,身后五人站在那一动不动,而且已无生机。黑衣人惊出一身汗来!“难道还有高手!难道上面估算有误!”老者见黑衣人心中有事,剑势弱,一掌将黑衣人的剑弹开,并顺势给了黑衣人一掌。黑衣人吃痛向后退却数米,大声叫道:“不知是哪路高手,何不现身一见!”半响无声,只见一个身影出现在二人中间,年纪不大二十一二岁左右,身黑衣,一张普通的脸,只是背后的剑泛着不寻常的红色光芒。“不知阁下是哪路朋友,今日何故杀我手下!”黑衣人问道。他见来人似乎并非是老者那边的人,想问个清楚。又是半响无言,老者本以为必死,谁知半路杀出这个人来,虽不知是敌是友,但毕竟他救了自己一命于是问道:“不知少侠是谁人门下,今日多谢少侠相救!”可是那个人还是不说话,黑衣人和老者不免有些尴尬。片刻之后,之见那个青年斜着眼看着老者手上抱着的木盒,老者一惊。“莫非此人也是冲着这天书残卷而来!”只这一瞬间的功夫,青年人身影一晃,老者突觉不对,手中木盒已经在那青年的手中。好快的速度,黑衣人和老者如是而想。只见青年打开木盒,拿出了一卷泛黄的手札。天书残卷!黑衣人和老者这时都向青年冲去,欲抢夺天书残卷。正当二人快到青年人面前的时候,突然青年人手上的手札被火焰包围,瞬间变成了灰烬!“不!”老者惊恐的望着青年将手上的灰烬吹掉!黑衣人也是一惊,须知天书残卷乃天下奇物,上面记载着剑仙一门早已失传的秘法,多少人为得到它而耗尽一生,又有多少人因为想得到它而死去。上个月上面突然交给他一项重要的任务,说安乡侯机缘巧合得到了天书残卷,欲送去帝都献给皇上,并且通过特殊渠道知道安乡侯为了避免引人怀疑,只派了自己最信任的管家带着他的弟子护送。自己带人跟了那老者多时,才决定于今夜下手,没想到居然遇到这样的事。“侯爷,老奴有负所托,是老奴无用,今唯有一死才能对得起侯爷!”说罢一掌拍中自己脑门,当场倒下。“师傅!”倒在地下的少年大吼一声,爬到老者身旁泣不成声。黑衣人见状,倒退几步纵身一跃消失在夜幕中。青年人似乎没想到老者会这么刚烈,但依旧没有表情。少年猛然回头盯着那个青年,青年人并没有理睬他,转身欲走。“我已经记住你的脸了,你如果不杀了我,将来我一定会为我师傅报仇的!”少年坚定的说道。“很好,希望有那么一天看到你的剑指着我。”青年人第一次说话了,说完他便消失在黑夜里。“对了,记住我叫韩天离!”这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深深地烙在了少年的心中。

  剑仙,这中原最神奇的职业,有多少人为了成为剑仙而用尽手段,然而却饮恨而终。剑仙的要求很高,一般必须资质要高,而且也得有那么一点点福缘,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剑仙。在中原剑仙分为很多派系,其中尤以蜀山剑派、三十三天外、凝剑阁、南海剑派为首。蜀山剑派乃是千年古派,从第一代掌门到如今门下弟子已逾两万,真正是中原第一大派,其现任掌门粱清修为高深莫测,人皆称其“剑圣”,传说蜀山剑派十大剑阵中的“清风剑阵”正是尤其所创,其门下弟子曾用此阵大败鬼蜮十三战魂,自此一役蜀山“清风剑阵”之威名传遍中原。由此可见梁清的厉害之处,作为门派掌门,蜀山这么大一个基业,粱清的压力还是挺大的,不过一想到师门千年的传承,他不禁欣慰的笑了。这么多年蜀山在自己手上光彩如旧,也算对得起师傅了。此时他正站在一座大殿前,看着前方翻滚的白云。突然粱清感到一阵寒意,他向四周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片刻之后他缓缓回过头,自己的大弟子风白鸣正站在自己身后。“风儿,你不是下山帮为师请法提大师去了吗?怎么.....”他话还没说完,突然用手擒住风白鸣的左手在其手臂上发现了一条血痕“你还不出来,难道让我亲自抓你出来吗?”“哈哈哈,老家伙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这次你的反应好像挺迟钝的。”一阵声音过后再粱清身后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人。“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大胆,敢闯进蜀山。”“别说的这么难听,曾几何时,这里可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还有脸提以前,你这次来有什么目的!”“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你会这么好心?恐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粱清说完将风白鸣安放在台阶上,并运用内力为其疗伤。此时中年男子走到粱清面前蹲下:“没想到粱大掌门居然这么在乎弟子的性命啊!这不像以前的那个粱清啊,啊!哈哈哈!"粱清全神贯注的给徒弟疗伤并没理会中年男子。“你不说话没关系,当初如果你也像这样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她不用死,他也不用在那个地方受苦了。你说是不是?”“陈年往事就不用再提了,我只问你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你真是老糊涂了,我说的很清楚,单纯的来看看老朋友而已顺便......”“顺便什么?”“呵呵,这么紧张干嘛!没什么只是为以后能经常来这蜀山逛逛找个通道!”“通道!什么通道!”中年人笑而不语,只是冷冷的看着风白鸣,“你是指......”粱清突然察觉出风白鸣身体有一丝异样,“你对我的徒儿做了什么?!”“果然连你也不知道,看来这几年也不枉我去西域学了一身本事,哈哈哈,你就继续给那娃治吧,只要你不怕他血管爆裂而死。”粱清收回双手停止了对于风白鸣的治疗:“这几年时间你竟去了西域!你到底学了什么鬼手段,还对我徒儿下手!”说罢双手合十形成一把利剑形状直刺向中年男子,“粱掌门,这恐怕非待客之道吧!"中年人双手呈交叉状,说时迟,那时快。粱清剑风刚到,于中年人的双臂相撞,形成一道巨大的气场,二人一攻一守但都不想压制对方。“哼!老家伙!剑气更凌利了看来你这掌门不是白当的,可是也别小瞧了我,你的招数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我呢!在西域的这几年我可没像你一样呆在宝殿里养尊处优!那是极其残酷的训练。”“那又如何,我好歹也是一方掌门,不可能没有一点实力的,倒是你好好地偏要去西域学什么?!难道是对自己没信心?!”“只要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我就算再苦也值得了,那个人如果还在也会像我这样吧!”“都过了这么久你何必如此执着!我想他也不会希望你这样!”“闭嘴,你没有资格提起他"中年人大吼一声,双脚跺地,手上红光大闪,粱清只感双臂如火烧般,而且是从血管中爆发出来的灼热!这招数真真奇特,自己从来没见过过,看来西域奇功果然厉害。也不管这许多,粱清运足十成功力周身青光大盛,万道剑气在周身缠绕,一把无形之剑直插二人中间,只见青红二气炸裂开来。良久二人对视而立。粱清提手运气:“这就是你在西域练的奇功,还不错嘛!”“你都没有出飞剑,看来还是没练成!不过看来这几年你没什么进步啊。下次一定没有这么好运了,上面交代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中年人说完纵身一跃化作一道红光而去。粱清看着红光消失,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又回过头看了看倒在阶梯上的风白鸣若有所思。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小说资讯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修真仙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