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刺玫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愤恨的火

第3章 愤恨的火

焰琴 2021-06-11 07:13:50
当这时,正有一蓬头垢面的名为立秋的青年,从那街道一旁的灰暗的小巷中步履蹒跚得走出来。见其身穿着破破烂烂的休闲夹克,内部的衬衫也也没了那往昔该有的洁白靓丽,双腿上的西裤也不见其身着着破烂的休闲夹克,内部的衬衫也没有了那往日应有的洁白亮丽,双腿上的西裤也不再笔挺了,甚至在裤子上布着一块块白黄色的以及红黑色的斑斑污渍。。...

刺玫花

推荐指数:10分

《刺玫花》在线阅读

当此时,正有一蓬头垢面的名为立夏的青年,从那街道一旁的阴暗的小巷中蹒跚得走出。

见其身着着破烂的休闲夹克,内部的衬衫也没有了那往日应有的洁白亮丽,双腿上的西裤也不再笔挺了,甚至在裤子上布着一块块白黄色的以及红黑色的斑斑污渍。

立夏驻足在阴暗小巷的拐角前,满含着对一切希望和愿望的嫉恨与羡慕的向着那那坐落在天边的礼堂遥望着。

久久,才是迈出蹒跚的步伐,受着周边人们厌恶的,径直向着礼堂后门走去。

礼堂内的谨慎的跟着陈舒二人,而又一边四下张望着警惕是否有可疑的人。

随而便是余光一瞥之下注意到了那刚刚由后门侵入礼堂的可疑的青年人。

观察着,见着他由那暗处的角落里走出,而围着这礼堂的石柱不停的打转着。

见了此的方淮本升起的疑心也不禁的被他那重复的无意义的举动麻痹下而撤回了视线——却是丢失了陈舒和那男人的踪影。一时痛恨的骂了一句,而只得是尽快重新寻回那陈舒二人的身影。

“嘭!!”

四下张望搜寻着,却是又忽的听得礼堂一处传来一阵怪异的响声,随而便是见着周围人们的视线都投了过去。不禁暗道不妙的,紧的也将视线投了过去——是先前那可疑青年由于撞上了一个看上去言行粗暴的男人,而被用力打在了石柱上。

方淮见这一情景,认出了那先前令人怀疑的青年,猛的心头更紧了,便随即一边寻着陈舒的身影的,一边极力低调的向着事发中心快速移动着。

还不等着自己达到目标位置,便是突然的听得一阵怪异而惨烈的笑声爆发了出来,好像要冲破天际似的。

方淮听了此更是觉着恐慌了,紧的再投去视线,看到那“立夏”大笑过后又是挑衅的看着那男人。

方淮见此便不再顾着后续二人如何而只是一心的要赶到人群前,试着控制住其事态避免伤及陈舒。

挤到了那人群前排——

便是见得那那可疑的青年已然是受着礼堂内安保人员们帮助的从那男人的手上脱了开,而他背被砸在柱子上的脸也得以脱离那男人的掌控。并在安保人员们一阵的安抚后,才是由其中那唯一的女性伴着几名男性一齐将事发二人送向门口。

方淮见了此才是叹了口气的咒骂着:“真是太荒唐了”,便是重的回过头继续探寻起陈舒的踪影。

却是又听得那临近门口几米的位置处突然传来叫喊声。随之的方淮心又得一紧,紧的回过头,见着那青年挣开了安保人员们的束缚而瞬时加速的向着先前的石柱奔去。

方淮见此不禁的咒骂着:“他妈的!!”却是又犹豫着该是上前还是呆在原地的好——

随而便是见得安保人员们纷纷跟了上去而将那“立夏”的脸紧紧压在石柱上,重新束缚住,不顾着他脸上伤势的。

见了此,心底的烦躁却因先前的经历而丝毫没有得到缓解,直至见得了那人被安保人员们“扑通”的按在了地上不再挣扎了,才是终于的放下心了,而心底咒骂着的重新找起陈舒的踪影。

却是又忽的听得先前的那三根石柱逐一的发出了开裂的声音,而又是一阵惊恐的紧的回过头来,见着那三根石柱正随着裂纹逐渐绽裂开,而四处崩散着石料——

以及极其不易被察觉到的炼金术符阵的红光。

见了此的方淮不禁咒骂起自己的失职,却是又不敢耽搁的紧的回过头,更急切的在越发躁乱的人群中寻着陈舒的身影——

可惜为时已晚。瞬时间的,柱子便一一裂开,而逐一倾倒了下,人群也随之的由躁乱开始了四处的逃窜。

瞬时间的,礼堂内已然是充斥了安保人员的喊叫声与宾客们的奔逃叫喊声。方淮对陈舒的呼唤声也被淹没在了其中,而倍显的无力。

见着此情此景,心里越发的慌乱急切,却只得无头苍蝇似的逆着人流,大海捞针的寻着陈舒的踪影。

可惜的当只有几个幸运的人成功逃出了门外时,石柱便全然崩塌了下来。

原先被石柱所支撑着的宽大穹顶也因此从高处坠落下来,而四处崩散。

方淮心里大惊着,却还未找到陈舒。

一时的愤恨与不甘充满了内心,憎恨的咒骂着“难道好不容易就要脱离出了绝望的深渊..,就要面临这种境况了吗?!!!”

如被绝望的潮水席卷吞噬的,被淹没在了碎石堆中。

沉沉的,只觉着一片黑暗,满嘴满鼻子的灰土味。

受着刺激的惊起,四下张望,自己正被困于一片黑暗的狭小空间中,庆幸的受碎石庇护的而幸免于难——

却也已然满身体都是伤痕

庆幸着,欣喜着。

却转而一念道一同被困在礼堂,此时还是生死未卜的陈舒,就又被悲切与愤恨的情感充斥了内心。猛力的将压在自己周围的碎石一并推开,强忍着全身上下传来的疼痛而小心的踩在碎石堆上,急切的找着陈舒的身影。

心底不住地祈祷着陈舒一定要和自己一样的得以在幸运的无事,却又忍不住的想象着如若找不到陈舒,或是发现她亡于碎石之下,那该怎么办——

越发的悲痛,声嘶力竭的喊着:

“陈舒!!”

“陈舒!!!”

“你在哪!!!”

“你在哪!!!”

越发的绝望,四处疯乱的搜寻着——

却是庆幸的。

终于在这破碎礼堂的幸运一角猛然的找到了陈舒,而见着她正与自己一样的被数个石块搭成庇护所庇护者,而成功的幸免于难。

方淮眼看着这近乎奇迹一般的场景,哭喊了出来,流着着悲切愤恨却又满心喜悦的泪水,不住的重复着:

“太好了!!”

“太好了!!!”

“陈舒…陈舒没事——!”

“陈舒还活着!!!”

无比庆幸喜悦的笑着。

随即的又是念道陈舒的身体状况——尤其是腿部情况的问题,便紧的抱起她,欲要回家去让家庭医师帮忙为其查诊。

而正当此时,突然的从另一边那较远的石块堆里传来了一阵稀碎的声音……

方淮一时惊起,猛的回头,见是一个满身脏污的男人从石块碎堆里勉强的将自身撑起,却又又无力的躺倒在碎石堆里…。

稍稍靠近,便是认出了那“立夏”的身份,而怒火中烧。

他强忍着愤恨的,在地上画下了一个符阵,按压在手上,狠踏着步子向着那憎恨的罪魁祸首走去,

而那躺倒在碎石堆上的青年远远的看到方淮正在缓步朝自己走来,并瞟到他右手上的符阵后,瞳孔猛的一紧,随而又想起了什么的放松下来,无力的大笑着道:

“哈哈哈…,原来还有一个跟我立夏一样的炼金师呢。”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一开始就做好了葬身这里的准备——”

“也已经是了无牵挂了——,去他妈的狗屁愿望吧!反正我也命不长了!哈哈哈——!”

说着,那男人愈发滑稽地笑着,紧闭上了眼,准备好应接接下来的“终结”。

而那走来的方淮听着这些,心中对这罪魁祸首的愤恨与憎恨愈是强烈,却也不禁的为相同的处境而产生了些许的同情——

但每每一想到这险些令陈舒葬身于此的可憎的男人,怒火便烧的更甚了。

随即方淮便半蹲在那立夏身边,从地上拾起一块个玻璃碎片狠狠的将那青年的喉管划开,并将那符阵印在他的脸上。

那立夏见这他始料未及的“割喉”,其瞳孔猛烈的收缩了起来,奋力挣扎着,不住的张嘴叫喊着,但却只有发出那“因为颈动脉的血液流逸入喉管”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方淮心想着“好了,如此一来,炼金所需要的气水土火四大元素就集齐了。”

然后满怀着憎恨,方淮后续继续随意取些自己的唾液,再加上灰土而随意乱配配上更多的“气,水,土,火”放在符阵的各个位置上,不顾着他会因自己的混乱搭配而被炼化成什么。

满心憎恨的看着那青年一边为着气管呛入自己的血液满脸扭曲憎恨的挣扎,一边身上扩散出越多的裂纹,而逐渐的随风消散。

待到方淮终于发泄出了所有的愤恨与憎恶,这才不等那立夏就此完全化为飞灰,方淮便重新朝着正躺着的陈舒的发现跑去,快步抱起陈舒,而不顾着那立夏的结果,便这才背着朝阳离开。

在他们二人离开后,那礼堂内的原先属于安保人员的梳着马尾辫的女人站了起来,庆幸着自己平安无事的同时,又满心兴奋而极力抑制着的掏出了电话,拨通而告知着道:

“喂?是我,陈丽。我刚刚在礼堂这里,一个名叫立夏的炼金术师把这个礼堂毁了”

“没关系,我没事..,但是......根据那个名为立夏的炼金术师的嫉恨并破坏礼堂的举动来看,猜测应该是隶属于‘咒怨’的组织”

“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还出现了一个炼金术师,我猜他应该是没有任何隶属的。”

“嗯,我也觉得可以把他拉入咱们‘蛇’组织里,毕竟现在炼金术师很难找,几乎都藏起来了,而且找去还有危险,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那么我就去跟着他们去了,他好像和一个女人是一对的...,不说了,他们快走远了”

随即,陈丽便挂断了电话,并稍许视察了一下确认那所有的炼金符阵都随着人物的完成而如那已然消逝的立夏一样随风飘散后,便挺着遍体鳞伤的身子快步跟着了方淮和陈舒二人。

早晨出来经由礼堂而看到如此破败情景的路人们随即便报警并叫了救护车。

不久,警察和救护车便赶来了这里,并对这破碎的礼堂展开的一系列的工作。

而在当天晚上,这起怪异的事件便登到了新闻上,一时间引得无数人讨论这件事情。

而正当人们以为这件事情终于结束了的时候,从那破碎的礼堂后走出了一只全身布满了黑色亮丽的短毛的猫;而它的项间也正佩戴着与其贫弱的身体紧密贴合的古埃及狮身人面像式的一块辉煌而扁平的金色项链;并在其胸口的位置镶着一颗亮丽的红色宝石。

如此这样从暗中悄然走出的猫看着在这礼堂周围忙乱着的人们,又好像打了一个哈欠似的,便重新向着礼堂周围的阴影处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初始 第1章 初始 第2章 黯沉的路 第2章 黯沉的路 第3章 愤恨的火 第3章 愤恨的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