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烟花写自包子怎么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第2章

包子怎么了 2021-05-04
事情。一直到远方盛开起五颜六色的烟花,他突然忆起今年昨日也曾携着林小姐没见过这幅景象。而已后来抱着林溪的是她,而也不是他罢了。转瞬间即逝的光彩霎时间点亮了黑夜,也点亮了林溪如梦初醒的脸庞。躺在游遍怀中的林溪头一次露着了孩子该有的笑脸,从襁褓里伸在街上,周游侧着头一路只顾踱步向前,脑海里涌现着多年以前的事情。直到远方绽放起五颜六色的烟花,他突然想起去年今日也曾携着林小姐见过这幅景象。只是当时抱着林溪的是她,而不是他罢了。。...

  第二年三月初的时候,镇子上办了场庙会。这是小镇每年都会举办的活动,街上会盏起漂亮的花灯,烛光摇曳着人群熙熙攘攘的影子。道路两旁铺张着各色各样的摊子,孩子的糖人,姑娘的梳篦,男人的烈酒,在那个夜里,似乎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周游喜欢银子,店里也本该是客人们最乐于消费这些身外之物的时候。然而这天他选择逃之夭夭,抱着林溪上街散心。

  在街上,周游侧着头一路只顾踱步向前,脑海里涌现着多年以前的事情。直到远方绽放起五颜六色的烟花,他突然想起去年今日也曾携着林小姐见过这幅景象。只是当时抱着林溪的是她,而不是他罢了。

  转瞬即逝的光彩霎时照亮了黑夜,也照亮了林溪如梦初醒的脸庞。躺在周游怀中的林溪头一次露出了孩子该有的笑脸,从襁褓里伸出双手探向天空,像是在抓取着什么。

  “你娘喜欢烟花,没想到你也是喜欢得紧。”周游低下头,对着林溪轻声说道:“若是你喜欢这烟花,爹便每年都陪你来看。”

  这句兴许是玩笑的话,周游却一守就是十六年。而林溪自那天起也就再没有哭过。周游说林溪小的时候就总爱让他抱着牵着跑去看烟花。至于这是为什么,就连林溪自己也不知道。此外还有一件令林溪自身十分困惑的事。当抬头仰望天空之时,他总能看见逆光里氤氲着那些时聚时弭的星星点点。起初只有一颗,于是林溪就称它为娘。那时周游看着小林溪手指着天空低吟着娘亲二字便倍感痛心。而到后来当他改口喊爹,喊爷爷奶奶时,周游就只觉太过晦气了。庆幸的是在林溪眼中浮游的光点随着年纪的增长逐渐增多,他也就厌烦为每一颗新的光点再另取别名。但是林溪觉得凡事都应该有一个解释,至少有一个可以分门别类到足以值得去归属的地方。

  那年林溪十七岁,这个岁数的年轻人大凡摩拳擦掌,觉得对于自己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林溪特别想去一个叫做江湖的地方,据说行走在江湖上的人很厉害,可以一剑劈山,千里袭人,瞬息穿梭于九州之内。林溪认为自己活了十七年终于找了件值得一做的事情。只是这件事听起来没有像他心中所想得那么靠谱。

  林溪坐在河边若有所思。出去走走的想法自形成之后在他的脑海里愈演愈烈。正是因为这样,他想找个足够得到他爹应允的理由。不过前几年先生教得之乎者也依然还是令他觉得很词穷。

  黄昏时周游找到了林溪,身后背了个包袱。

  周游说:“再过两天镇上就举办庙会了。”

  林溪点了点头。

  周游说:“今年我就把店里的事情一点一点交给你吧。”

  林溪沉默了会儿,仿佛是盯着远方的一颗光点出了神,“听爷爷说,爹年轻的时候曾出去过。”

  周游说:“不错。”

  林溪问:“那一年,爹在外遇见了什么?”

  周游说:“我遇见了你娘。”

  林溪说:“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什么吧?”

  周游说:“我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见了不同的人,碰上不同的事。”

  林溪说:“那些事情,爹从未和我提起过。”

  周游说:“多年以前,我也以为等你长到现在这么大了会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以后,有些事情该怎么讲连我自己都忘了。”

  周游顿了顿,仿佛是下了莫大决心这才继续说道:“要是你愿意,就索性帮爹出趟远门,自己去亲眼瞧瞧。”

  说罢,周游把包袱丢给了林溪,“打开看看。”

  包袱沉甸甸的,里面有数十两碎银,一张地图和一把长剑。

  周游指着剑说:“这是周家祖传的宝剑。”

  林溪抬起剑,端详了一会儿,“这把剑是新制的。”

  周游说:“对啊,这是我前月专门请邻镇的铁匠打的。所以从我这代算起应是一代。现在传给了你,就是二代。现在世上并不太平,有此剑你好防身。”

  林溪问:“那这剑叫什么?”

  周游说:“我这辈子光给你取名字就已经够头疼了,这剑该叫什么你该自己思考。”

  林溪收了剑说:“那出去以后,我该做些什么?”

  周游说:“出了镇子你先按着地图走,到一个叫雾山的地方。沿着山路继续往上,能看到片枫树林。那里住着位姑娘,你和她一起上路。她知道该去哪里。”

  林溪说:“这么多年时间,怎么莫名其妙突然蹦出个姑娘来。”

  周游说:“你爹多能耐啊,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林溪问:“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把店交给我?”

  周游说:“这是早晚的事情,不过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越早越好。比方这件,反正在此之前出去走走对你有好处。”

  林溪又问:“就这么笃定我会想去啊?”

  周游说:“那你究竟去还是不去?”

  林溪说:“去,去。”

  周游说:“好了,那你快点回去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上路。我在这里躺会儿。”

  林溪把东西草草包回包袱里,突然又回头对着周游问道:“爹,当初你真是为了进京赶考去了吗?”

  周游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林溪便没再多说什么,起身把包袱背在身后朝家里走去。

  周游回头看着林溪逐渐离去的背影,感觉像是瞧见了当初年轻时自己的影子。

  雾山本来没有名字,只是这块地域的山并不多,大都是不起眼的小山丘。唯独站在这座山的高处向下望去才能看到云雾缭绕的景象。所以当地人称它为雾山,大多地图上也不会特意去标记这里有这么一个地方。雾山离镇子行程不长,沿途路上还有不少路人来往,林溪一路心情愉快,感觉像出门踏青似的。暮色降临之前,他就到了雾山脚下,四处寻找歇脚的地方。

  雾山地处偏远,概念上属荒山这类。林溪本已打算就随便找个树荫角落坐下,却瞧见不远处有火光便走近了过去,原来早已有人在这里升起了篝火。篝火边上,坐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看见林溪走过来脸上没有一丝警备之心,反而挥了挥手招呼他过来。林溪点了点头,解下包袱坐在了青年对面。

  见林溪坐了下来,男子抱拳施了一礼,开口道:“公子远道而来,想必也已是饥肠辘辘。我这里正煮着些食物,若不嫌弃就一起吃吧。”

  篝火上有个用树枝简单搭建的台子,上面正摆着一个小锅,咕嘟咕嘟地正翻煮着些什么。青年说罢就揭开了盖子,迎面而来一股呛鼻的味道,只见锅里黑黝黝的一片不知是深是浅。

  林溪盯着锅子愣了半晌,说:“原来出门在外还得带锅啊。”

  青年听了也是一愣,说:“这确实是锅。”

  林溪看了看锅,又看了看青年,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来。纸包里装着几张麦饼。林溪从里面拿了一个,便将其余连同纸包递向青年,说:“给。”

  青年顿时面红耳赤,道了声谢当下也不再顾及什么,接过纸包向林溪问道:“敢问公子怎么称呼?”

  林溪说:“叫我林溪便是。”

  青年说:“多谢林公子。”

  林溪摇头说:“这锅里煮的东西是迷药?”

  青年尴尬地说:“林公子莫开玩笑了,这里面煮的只是些强人体魄的草药。”

  林溪说:“怪不得一股药味。”

  青年说:“不瞒公子,我叫陈应,是这边附近镇上药铺里的人,经常来雾山采药。以往一般是当天去当天回的。只是近来铺里有几味草药告罄,恰巧在山上寻见了不少。于是打算再停留几日,多采些药材再走。不过身上带的食物只有一天的分量,到现在也全吃光了。山里的野味虽多,无奈我只会采药,不会打猎。若不是碰上林公子,大概在今晚我就只能喝这草药汤了。”

  林溪疑惑道:“陈兄,这山上无人居住?”

  陈应说:“我到雾山多次,倒没见到山上有房屋建筑。”

  林溪说:“不过我此次却是要上山寻人。”

  陈应思索道:“可能山上真有人居住,只是我不过在山上固定几处采药。”

  林溪问:“那雾山上可有枫树林?”

  陈应说:“有一条山道往上走确实能看见枫树林,不过想要爬上去得花不少功夫。林公子若是要去,在下愿意带路。”

  林溪此时虽然心里觉得很奇怪倒也没再说什么,靠着树躺了下来闭眼休憩。他有个最坏的想法是:他爹所谓的游历其实到此为止,那么故事的结尾就是自己无功而返。此事始末就是为了教育林溪一个道理: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对于如此蹩脚的解释林溪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第二天一早,林溪就跟着陈应到了那条山路上。接着陈应便辞别了林溪,背着药篓赶回镇子。清晨的雾山雾气未消,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清爽的味道。然而林溪的心情十分沉重。他身上所带的东西不多,包袱里除去一把长剑外只有几件衣服,这样的状态走山道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在林溪眼前是他所见过的谓之最直最陡的山道。如果有别的弯路可走,他定然不会选择这一条。这就是现实,因为是现实,所以林溪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林溪觉得日后若有树敌而自己又打不过可以搬去这样一个地方。因为敌人从山下杀将上来尚需四、五个时辰。在此期间林溪可以睡上一觉。等敌人来到自己跟前的时候,毋说是杀气,就连体力也没了。这样的话,就可以手持凶器逐一放倒,大获全胜。待到脚下云雾滚滚,眼前出现枫树林的时候,林溪的精神有点恍惚,视线中唯一清晰的只剩下那些依如往常的光点,时聚时散。

  树林之后便再无山路,然而地势开始忽然变得平坦起来。树叶瑟瑟的响声中,林溪依稀听见了水流之声,便循着声音钻进了枫树林。又走了几百步,这才从林子里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林溪所听到的溪水声正是来自于此,沿着溪边盖着间不大不小的草庐。草庐的前头有棵大树,而周游所说的姑娘正坐在树干上。

  那姑娘就瞧见了林溪,林溪也看到了她。四目而视之时,姑娘欣喜道:“你是林溪。”

  他定了定心神,慢步走到了大树底下,说:“姑娘认识我?”

  姑娘说:“我不认识你。不过认识你身后的包袱,周叔每次上山给我带东西时,都用的那块布。他说等下次上山,背着这包袱的人,就是林溪了。”

  林溪说:“对,我是林溪。姑娘看见我好像很开心啊。”

  姑娘说:“只要你来了,我就能离开这个地方。”

  林溪说:“你……难道你在这里住了很久?”

  姑娘说:“印象中,我一直住在这里。”

  林溪说:“难道是我爹的原因?”

  姑娘合目摇头说道:“没有,周叔对我很好……”随即又说:“走到这里你肯定是饿了。你稍等会儿,我先去煮点东西给你吃。”

  说罢,她从树上跳了下来,朝着林溪微微一笑,“我叫若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