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_2020完本免费小说排行榜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强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郑芝龙

第五章 郑芝龙

西方蜘蛛 2020-10-18 17:10:25
办出了武装海商集团:一官党!  从十七世纪大航海时代就,武装海商集团便成了各国海上贸易事业的一种常态。为了保护贸易事业的顺心顺意,有著自己的武装武力以防於海盗的侵扰,但自身也经常有著亦商亦盗的行为,沉重打击贸易上的竞争对手。  国内知名贸易公司当初这个赫赫有名大海盗,英俊潇洒,为人不拘一格,少年时代性情逸荡,不喜读书,有膂力,好拳棒,以勇力闻名乡里,他曾受罗马公教洗礼,同时信仰海神妈祖与佛教道教的摩利支天菩萨,在日本,还参拜过神道的八幡神。。...

强明

推荐指数:10分

《强明》在线阅读

  郑芝龙这个人还是有很大本事的。

  这个赫赫有名大海盗,英俊潇洒,为人不拘一格,少年时代性情逸荡,不喜读书,有膂力,好拳棒,以勇力闻名乡里,他曾受罗马公教洗礼,同时信仰海神妈祖与佛教道教的摩利支天菩萨,在日本,还参拜过神道的八幡神。

  此人多才多艺,通闽南语、南京官话、日文、荷兰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多种语言,且热心学习剑术,也能演奏乐器西班牙吉他等。

  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更加重要的是此人一手创办出了武装海商集团:一官党!

  从十六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始,武装海商集团便成为各国海上贸易事业的一种常态。为了保护贸易事业的顺遂,有著自己的武装武力以免於海盗的侵扰,但自身也常常有著亦商亦盗的行为,打击贸易上的竞争对手。

  知名贸易公司当年感属荷兰的东印度公司、英国的东印度公司、中国的郑芝龙的一官党和李旦党

  最为人所知的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一开始基于政治、宗教上的理由专打西班牙、葡萄牙的船队,但後来为了商业利益竞争,也干扰同航路的他国船队,常洗劫非难与西葡(据点为澳门)两国交易的中、日船只。

  不过后来郑芝龙的横空出世,让荷兰人吃足了苦头。

  郑芝也很高明,一方面给自家的一官党船队增加令旗事业(海上保全)的业务,一方面又组织另外所属的倭寇集团,专门侵扰没有申请一官党令旗保护的船队,建立起自己在中国沿海的声威,也有效降低单干海盗行为的发生,

  后来就算是荷兰也要甘拜下风,跟郑芝龙合作生意。

  现在要去见这个人,丁云毅心中还是多少有些忐忑不安的。

  不过见到丁云毅的到来,郑芝龙倒是相当的热情,一口一个“项文”的叫个不停,好像真把丁云毅看成自己的子侄一般。

  把丁云毅请到了自己帐中,郑芝龙又一迭声的吩咐赶快上好茶,转过头来对丁云毅又是一通恭维,说丁云毅如何如何文武双全,在和红夷的战斗里如何如何的勇敢,将来早晚出将入相等等等等。

  丁云毅连声客气,也弄不清楚郑芝龙到底要做什么。

  说话间,郑芝龙的亲兵捧着一碗茶进来,正好丁云毅一回身,和亲兵撞个正着,一碗茶倒有半碗翻到了丁云毅的身上。

  亲兵顿时面色如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连连磕头直唤“饶命”。

  丁云毅大是奇怪,不就是一碗茶泼到了身上,有什么大不不了的?

  “杀了!”

  郑芝龙轻声说道,顿时让丁云毅大惊失色,什么“杀了”?

  “爷,爷!”亲兵放声哭道:“爷,饶命啊!”

  丁云毅这才知道郑芝龙原来要杀这个亲兵,急忙起身说道:“参戎,一些小事,云毅并不在乎,还请参戎放过他吧。”

  “项文啊,坐,坐。”郑芝龙叹息一声:“我知道这也的确是些小事,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端茶送水这样的小事情都做不得,将来如何能够上阵杀敌报效朝廷?眼看各地不安,流寇四起,圣上......”

  莫名其妙的从这么一点小事牵扯到了国家大事,丁云毅一头雾水。

  “正因为他是我的亲兵,所以我更不能容许他在客人面前如此失礼。”郑芝龙一通大道理说完,点了点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亲兵:“他从八岁开始就跟着我了,他十三岁那年我被海盗围攻,浑身负伤,又是他把我从死人堆里背了出来。后来我当上了朝廷的官,原想也给他个官报答当年救命之恩,但他就是不愿意离开,只想着在我身边当个小小亲兵,这样忠诚的部下到哪里去找啊,杀他我也实在是舍不得!”

  丁云毅这才松了口气,原来郑芝龙方才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小石头啊,你家里没有人了吧?”郑芝龙忽然亲切的呼唤起了亲兵。

  “是,爷,小石头从小就是个孤儿,不是爷收留了小石头,小石头早就死了。”听到郑芝龙口气和善,亲兵小石头才放下心来。

  郑芝龙点了点头:“这些年你跟着我,尽心尽力,也不容易,我就收你当个义子吧。”

  小石头因祸得福,被郑芝龙收为义子,大喜之下急忙磕头谢恩。

  “起来,起来。”郑芝龙居然亲身搀扶起了小石头。

  “谢谢爷,爷,小石头将来一定......”

  小石头话没说完,忽然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他低头看去,一把短刃深深的插进了他的心口。

  “爷,我......”小石头软软的倒了下去。

  这一来骤起变故,大帐里的所有人都呆在了那里。

  郑芝龙从小石头心口上拔出短刃,眼里居然有几滴眼泪流下,他擦了擦眼睛:“来呀,按照少爷的规格把小石头给葬了吧。”

  “他跟了我十年,十年那!”郑芝龙连连跺足,“伤心欲绝”:“我当你亲生儿子一般看待,可小石头啊小石头,你为什么要做错事呢?杀你就好像在剜我的心啊,从此后我再和说去说心事那......”

  他悲痛的样子,哪里让人想到他伤心的对象刚刚才因为一件莫名其妙的小事死在了他的手里。

  当小石头的尸体被抬出去后,郑芝龙这才停止“哭泣”:“我虽然不忍心,但家法就是家法,军规就是军规,半点不能容情。哪怕是我的亲儿子触犯了我,一样照杀不误!”

  大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都没有。郑芝龙从部下们的身上用目光一一扫过,最后特意在丁云毅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诸位,你们有的是跟随我多年的老部下,有的在最近才立了新功。我郑某深受皇恩,当为陛下分忧解难,因此还望诸位同心协力,共助郑某。但有不从郑某心意,暗中做些见不得光的事,郑某只好痛下杀手,不管此人有多大的后台也是同样如此!”

  丁云毅觉得有些奇怪,郑芝龙这话明明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可自己一个小到可怜的巡检,又能够威胁到他郑芝龙郑参将什么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丁云毅的故事 第二章 海战 第三章 丁巡检 第四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第五章 郑芝龙 第六章 “龙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